澳门银河电子

首页 > 正文

朱雀战纪 63-64 三京苏醒

www.btsolar.com2019-08-06
?

  

  天空发出一道刺目的闪电,接着响起一道巨大的吼声,声震如雷。那团乌云一下子散开,鬼夜叉可怕的模样再一次出现,他的皮肤从血红变得漆黑,身高从三丈变成十丈,一个人站在他面前渺小得像一只爬虫。本来被斩掉的手臂也长了出来,额头中间又长出一只竖着的眼睛,头顶上的两处凸起也变成了两只又弯又长的尖角。

  “姥姥的力量又变强了,如果不杀了他们,姥姥会杀死小倩姐姐,我不要那样。”倩儿小声说道。

  “如果你要杀他们,你先杀了我吧!”

  小倩向前逼近一步,倩儿一愣,又缓缓低下头去。

  这时候电闪雷鸣不断,所有人都不安地向天空中望去。

  “那是噬魂大法,姥姥用鬼道术把鬼门移到了这里,待鬼门一开他就疯狂吞噬鬼魂来增强他的鬼力。他现在的实力恐怕比多年前遇见北辰真人那时候还要强……”

  仿佛在发泄着心中仇恨的烈火,鬼夜叉发出一声巨大的怒吼,那声音震得地面都在颤动。

  半空之中,冷心还是被困在那个红光闪烁的法阵之中,那力量一点一点地加强,几乎要把她的四肢扯断。就连靛境六阶的她也不禁痛得皱起眉头,她终究还是轻敌了。如鬼夜叉之前说的那样,她确实误以为鬼夜叉真身的实力不过是树妖那种水平,凭自己靛境六阶的实力足以收拾他。她并不得知,鬼夜叉之前那自诩的一句“本尊当年犹胜他两分”。

  如今邪灵剑仙已是紫境七阶,鬼夜叉的实力只怕不会比他更低,更何况,他确实占据了天时地利,百鬼夜行令他的鬼力修为大大加强,要把他消灭更是难上加难。

  莫非,就这样被他杀死?

  冷心的神识有点模糊,她眼前又浮现出之前的那一幕,三京让她把金刚杵往他身上沾血。那时候,她心里其实很难过,她很想对他说:“你只顾活着,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那一刻她只觉得身体中充满着力量,仿佛那些力量并不属于自己,它们有自己的意识,它们叫嚷着要不惜一切都要打败鬼夜叉为和尚出一口气,甚至可以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在七夕那一晚,他们有过这样的对话。

  三京:“这些年来你一定很寂寞,很难过吧?”

  冷心:“我已经习惯了,不知道什么是寂寞。就是不太理解你为了朋友连自己性命都不顾的心情。”

  三京:“以后你会理解。”

  冷心:“我连朋友都没有,怎么理解?”

  三京:“怎会没有?我们不就是你的朋友么?”

  那时候她确实不理解,直到三京奋力掷出金刚杵的那一刻她终于有点明白了。被朋友舍命相救原来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终于感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她有朋友,她有牵挂,她也想不顾一切去救他。

  和尚啊,被你救了这么多次,这次换我也救你一回吧,你只管活下去就好了。

  冷心睁开眼睛,眼睛里有光芒再次发生变化,由靛蓝变成了紫色。她的额头泛着金光,慢慢交织成精美的花纹,那图案像是一朵花。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使出这种力量,她的师父玄真道人曾对她说,这种力量不到必要关头不能用,一旦使出有可能会杀死自己。

  因为那是一股可以移山填海的无上神力。

  背后的剑匣发出绿幽幽的光,嗡嗡作响,啪的一声剑匣最大的一格自动打开,一把碧绿如水的利剑飞到冷心手中。当冷心紧紧握住剑柄的那一刻,法阵之中红光剧闪,仿佛被烈风吹着的烛火,不一会红光猛地一亮,然后彻底暗下去。

  “竟然能冲破本尊的禁锢?看来你身体中那股力量进一步觉醒了,真令人担心。本尊清楚自己的实力,纵然是本尊全盛时期也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所以,到此为止,你的魂魄本尊收下了。”巨大的鬼夜叉张开嘴巴,暗红色的光在口中积聚,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砸在小倩等人心中,修行差一点的宁采臣只觉得魂魄激荡,几乎要溃散,小倩和赤瞳则感觉头痛欲裂。

  鬼夜叉猛地一吼,口中的红光如一道火柱向冷心喷去,冷心挥剑前指,一道闪电从冷心身后疾射而过,直直向红光撞去。轰隆一声大响,狂风急吹,明亮的火光被这一阵风压低。而就在火光飘摇之际,天空中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鬼夜叉跟冷心已经在兵刃上几番交锋。

  鬼夜叉使着一把巨大的弯刀向冷心一阵猛砍,那样子就像拿着一把刀在赶蚊子。冷心的体型跟他比起来实在小得可怜,但挥击神怒的力量不容小觑,每一击都挥出一道闪电带起一阵狂风,以青龙神的风雷之力力压鬼夜叉。可是,鬼门大开,鬼门之中不断有鬼魂被吸附到鬼夜叉身上,他的力量不降反升,久战之下鬼夜叉慢慢占得上风。

  而冷心身上已经开始出现神力反噬的迹象,握剑的手已经微微颤抖,额头上的金光也开始慢慢黯淡下来。

  鬼夜叉冷笑一声,双角瞬间发红,双臂力量暴增,巨刀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冷心砸去,被这巨力一撞,冷心只觉得握剑的虎口几乎被震裂,右手一下子失去知觉,神怒从手中滑落向地面上掉去。

  一缕绿幽幽的光芒在火光里渐渐熄灭。

  “小姑娘,你的死期到了。”鬼夜叉又是一阵冷笑。

  鬼夜叉刚想对冷心使出杀着,却突然间身形急顿,他猛地低下头,三只眼睛紧紧盯着地面。地面上忽然闪起了红光,时明时灭,就像心跳一般。

  赤瞳顿觉肩上的重量一轻,抬头望去,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说。

  三京飞起来了!

  那些令鬼夜叉迟疑的红光正是从三京后背发出来的,透过僧衣,赤瞳见到三京的后背隐约现出发光的朱雀图案。令赤瞳又惊又喜的是,三京身上那两处创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三京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从天而降的神怒。

  第64章 大显神威

  下一刻,夜空中响起一道清洌的龙吟。神怒发出刺目的绿光,隐约间可见青龙的影像腾空而上。所有看见这幕的人都会觉得,这把神剑苏醒了!

  三京用力一挥,神怒化作一道疾射的绿光。冷心下意识地伸手,稳稳接住三京掷过来的神怒,顷刻绿光萦身,源源不绝的魂力从天地之间涌入身体,本已酸痛颤抖的手臂再度沉稳如山。

  三京一声轻啸,一团白色的魂焰从身体中漫出来,化作展翅欲飞的朱雀形态。被魂焰包围着,三京的身影已经看不清楚,仿佛这一刻,三京化身成传说中的朱雀神。

  “是神怒唤醒了朱雀翎?”冷心想起上一次在空寂界跟邪灵剑仙对战的情形,那一次朱雀翎被邪灵剑仙强行用邪术抢夺,结果唤醒藏在剑匣中的青龙鳞,更是令它化身为天罚四剑之一的神怒。而这一次却像是神怒唤醒了朱雀翎。

  难道是四神遗物之间彼此共鸣,在一方受难之际,另一方会觉醒过来支援对方?

  随着三京身体外魂焰渐盛,冷心身上也燃起紫色魂焰,在其身后更是现出青龙的影像。如同空寂界一战,双神再度合力诛魔。

  三京飞向冷心,透过乳白色的魂焰望去,三京的脸时隐时现,眼睛轻闭。

  “和尚?”冷心轻轻叫了一声,不知道现在的三京是不是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放心,我没事。虽然不知为何,可现在这感觉好像还不错。”三京慢慢睁开眼睛,转过头向冷心淡淡一笑,“赶紧把这老怪物收拾掉,我们回去好好喝酒庆祝。”

  “好。”看着三京的笑脸冷心心头一暖,也笑着应道。

  “就用上次的招式解决他吧。”冷心提议。

  “上次?”三京茫然。

  冷心失神一笑,“差点忘记他那时候失去了记忆。”

  她又对三京说,“那你现在会用这一股神力吗?”

  三京点点头:“臭鸟毛教了我几招,我想足够打败这老妖魔。”

  看到青龙和朱雀的影像鬼夜叉感到心慌,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何强如邪灵剑仙也险些丧命。上古四神可是镇守天地四方的无上真神,传说四神是盘古的四魂所化,拥有毁天灭地的神力。四神的力量哪怕发挥其万分之一也是难以抵挡,何况他现在面对的是四神其二。

  鬼夜叉终于开始慎重,再不像之前那般狂莽跋扈。他用低沉的声音轻念法诀,蓦地背后的皮肤高高鼓起, 一双强壮的手臂伸了出来,一手执着骨鞭,一手执着一个巨大的骷髅头,骷髅头的两个眼洞里燃着绿幽幽的火光,下巴的关节时合时开,看起来就像在冷笑。

  鬼夜叉把巨刀一抛,身前的双手快速结手印,身上黑气萦绕,鬼门之中更多黑烟从中漫出附于其身。原来白色的骨鞭开始发黑,骷髅头的两团绿火燃得更旺,阴风阵阵,如万鬼哀嚎。

  “要快点阻止他,我不知道这力量能维持多久。我身上的骨骼和肌肉正慢慢发痛。”三京微皱着眉头说道。

  虽说身附朱雀翎,可是三京终究还是凡人肉胎,神力或多或少会反噬其身。越是强大的力量越是容易伤其自身,这样的道理亘古不变。冷心向三京点点头,其实她自己也已经有点难受,狂涌的力量在体内汹涌泛滥,如同被困的猛兽要挣脱牢笼逃出来,皮肤,骨骼隐隐发胀。

  三京抬起左手,掌心中哧的一声燃起一团白色的焰火,另一只手在身前画出一个法阵,手指划过的地方留下火焰燃烧的轨迹。三京将掌心的那一团白火往法阵中心拍过去。

  空气猛地激荡,法阵瞬间扩大十倍,一只巨大的火鸟从法阵中飞出来,扑翼展翅冲向鬼夜叉,明亮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天空,仿如太阳被三京推出去。

  鬼夜叉把骷髅头向三京掷去,在半空之中骷髅头猛地变大,顷刻高达十丈,巨大的下巴张开,一口就把三京的火鸟吞进去。

  “这可是天罡魔盾,你们的攻击都会被它吞噬。本尊拥有冥界最强之矛和最强之盾,看你们如何跟本尊抗衡。”

  面对鬼夜叉挑衅似的炫耀,三京也不答话,神色不见波澜,眉目低垂,细声念着什么。他右掌前推,五指微张,从拇指到小指,逐个指头亮起白火。三京的声音突然中断,五指并扰向掌心一握。

  远处那巨大的骷髅头眼洞中的火光变了颜色,从诡异的幽绿转变成炽烈的白色,光纹一道一道地在骷髅头表面亮起,越织越密,最后整个头骨都发出刺目的白光。轰的一声巨响,骷髅头骨突然爆开,无数碎片从天空中掉下来,如同烟花一般绚烂。

  “你的最强之盾没了。”三京抬起头,语气淡然,望着一脸惊愕的鬼夜叉神色平和。

  “你……”鬼夜叉心中大惊,他完全没有想到能吞噬万物的天罡魔盾竟然被朱雀之力一下子爆成粉碎。那可是他用数万鬼魂花了二百年时间才炼成的,眼看心爱的法器遭此大难,鬼夜叉极为心痛,悲愤之下失去了冷静。背上双手合力一挥,那骨鞭节节爆响向三京刺来。

骨鞭被神怒从中剖成两半。鬼夜叉来不及闪避,身侧的两臂更是被十丈电光生生斩断。

  一声巨吼响彻天地。就在鬼夜叉张嘴痛呼的时候,三京做出了一件出乎冷心意料的事,他竟然从鬼夜叉的口中飞了进去。

  “和尚!”冷心一声疾呼,提剑砍向鬼夜叉的喉咙。眼看自己性命堪忧,鬼夜叉破釜沉舟催发全身的鬼力,剩余的双臂猛然暴长带着黑色的鬼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向冷心。

  神怒跟这双拳碰上,双方势钧力敌,然而在巨力碰撞之下冷心全身气血翻涌,分神之下体内魂力一阵猛窜,百骸剧痛。此刻三京生死未明,冷心不敢耽误片刻,额上金光又盛,眼中紫光又浓,手中神怒的电刃再暴长十丈。

  冷心高举神怒,亮白的光芒直指云天,势如开天劈地。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96

  一鸣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15.2

  2019.08.02 18:07

  字数 4145

  

  天空发出一道刺目的闪电,接着响起一道巨大的吼声,声震如雷。那团乌云一下子散开,鬼夜叉可怕的模样再一次出现,他的皮肤从血红变得漆黑,身高从三丈变成十丈,一个人站在他面前渺小得像一只爬虫。本来被斩掉的手臂也长了出来,额头中间又长出一只竖着的眼睛,头顶上的两处凸起也变成了两只又弯又长的尖角。

  “姥姥的力量又变强了,如果不杀了他们,姥姥会杀死小倩姐姐,我不要那样。”倩儿小声说道。

  “如果你要杀他们,你先杀了我吧!”

  小倩向前逼近一步,倩儿一愣,又缓缓低下头去。

  这时候电闪雷鸣不断,所有人都不安地向天空中望去。

  “那是噬魂大法,姥姥用鬼道术把鬼门移到了这里,待鬼门一开他就疯狂吞噬鬼魂来增强他的鬼力。他现在的实力恐怕比多年前遇见北辰真人那时候还要强……”

  仿佛在发泄着心中仇恨的烈火,鬼夜叉发出一声巨大的怒吼,那声音震得地面都在颤动。

  半空之中,冷心还是被困在那个红光闪烁的法阵之中,那力量一点一点地加强,几乎要把她的四肢扯断。就连靛境六阶的她也不禁痛得皱起眉头,她终究还是轻敌了。如鬼夜叉之前说的那样,她确实误以为鬼夜叉真身的实力不过是树妖那种水平,凭自己靛境六阶的实力足以收拾他。她并不得知,鬼夜叉之前那自诩的一句“本尊当年犹胜他两分”。

  如今邪灵剑仙已是紫境七阶,鬼夜叉的实力只怕不会比他更低,更何况,他确实占据了天时地利,百鬼夜行令他的鬼力修为大大加强,要把他消灭更是难上加难。

  莫非,就这样被他杀死?

  冷心的神识有点模糊,她眼前又浮现出之前的那一幕,三京让她把金刚杵往他身上沾血。那时候,她心里其实很难过,她很想对他说:“你只顾活着,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那一刻她只觉得身体中充满着力量,仿佛那些力量并不属于自己,它们有自己的意识,它们叫嚷着要不惜一切都要打败鬼夜叉为和尚出一口气,甚至可以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在七夕那一晚,他们有过这样的对话。

  三京:“这些年来你一定很寂寞,很难过吧?”

  冷心:“我已经习惯了,不知道什么是寂寞。就是不太理解你为了朋友连自己性命都不顾的心情。”

  三京:“以后你会理解。”

  冷心:“我连朋友都没有,怎么理解?”

  三京:“怎会没有?我们不就是你的朋友么?”

  那时候她确实不理解,直到三京奋力掷出金刚杵的那一刻她终于有点明白了。被朋友舍命相救原来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终于感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她有朋友,她有牵挂,她也想不顾一切去救他。

  和尚啊,被你救了这么多次,这次换我也救你一回吧,你只管活下去就好了。

  冷心睁开眼睛,眼睛里有光芒再次发生变化,由靛蓝变成了紫色。她的额头泛着金光,慢慢交织成精美的花纹,那图案像是一朵花。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使出这种力量,她的师父玄真道人曾对她说,这种力量不到必要关头不能用,一旦使出有可能会杀死自己。

  因为那是一股可以移山填海的无上神力。

  背后的剑匣发出绿幽幽的光,嗡嗡作响,啪的一声剑匣最大的一格自动打开,一把碧绿如水的利剑飞到冷心手中。当冷心紧紧握住剑柄的那一刻,法阵之中红光剧闪,仿佛被烈风吹着的烛火,不一会红光猛地一亮,然后彻底暗下去。

  “竟然能冲破本尊的禁锢?看来你身体中那股力量进一步觉醒了,真令人担心。本尊清楚自己的实力,纵然是本尊全盛时期也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所以,到此为止,你的魂魄本尊收下了。”巨大的鬼夜叉张开嘴巴,暗红色的光在口中积聚,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砸在小倩等人心中,修行差一点的宁采臣只觉得魂魄激荡,几乎要溃散,小倩和赤瞳则感觉头痛欲裂。

  鬼夜叉猛地一吼,口中的红光如一道火柱向冷心喷去,冷心挥剑前指,一道闪电从冷心身后疾射而过,直直向红光撞去。轰隆一声大响,狂风急吹,明亮的火光被这一阵风压低。而就在火光飘摇之际,天空中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鬼夜叉跟冷心已经在兵刃上几番交锋。

  鬼夜叉使着一把巨大的弯刀向冷心一阵猛砍,那样子就像拿着一把刀在赶蚊子。冷心的体型跟他比起来实在小得可怜,但挥击神怒的力量不容小觑,每一击都挥出一道闪电带起一阵狂风,以青龙神的风雷之力力压鬼夜叉。可是,鬼门大开,鬼门之中不断有鬼魂被吸附到鬼夜叉身上,他的力量不降反升,久战之下鬼夜叉慢慢占得上风。

  而冷心身上已经开始出现神力反噬的迹象,握剑的手已经微微颤抖,额头上的金光也开始慢慢黯淡下来。

  鬼夜叉冷笑一声,双角瞬间发红,双臂力量暴增,巨刀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冷心砸去,被这巨力一撞,冷心只觉得握剑的虎口几乎被震裂,右手一下子失去知觉,神怒从手中滑落向地面上掉去。

  一缕绿幽幽的光芒在火光里渐渐熄灭。

  “小姑娘,你的死期到了。”鬼夜叉又是一阵冷笑。

  鬼夜叉刚想对冷心使出杀着,却突然间身形急顿,他猛地低下头,三只眼睛紧紧盯着地面。地面上忽然闪起了红光,时明时灭,就像心跳一般。

  赤瞳顿觉肩上的重量一轻,抬头望去,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说。

  三京飞起来了!

  那些令鬼夜叉迟疑的红光正是从三京后背发出来的,透过僧衣,赤瞳见到三京的后背隐约现出发光的朱雀图案。令赤瞳又惊又喜的是,三京身上那两处创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三京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从天而降的神怒。

  第64章 大显神威

  下一刻,夜空中响起一道清洌的龙吟。神怒发出刺目的绿光,隐约间可见青龙的影像腾空而上。所有看见这幕的人都会觉得,这把神剑苏醒了!

  三京用力一挥,神怒化作一道疾射的绿光。冷心下意识地伸手,稳稳接住三京掷过来的神怒,顷刻绿光萦身,源源不绝的魂力从天地之间涌入身体,本已酸痛颤抖的手臂再度沉稳如山。

  三京一声轻啸,一团白色的魂焰从身体中漫出来,化作展翅欲飞的朱雀形态。被魂焰包围着,三京的身影已经看不清楚,仿佛这一刻,三京化身成传说中的朱雀神。

  “是神怒唤醒了朱雀翎?”冷心想起上一次在空寂界跟邪灵剑仙对战的情形,那一次朱雀翎被邪灵剑仙强行用邪术抢夺,结果唤醒藏在剑匣中的青龙鳞,更是令它化身为天罚四剑之一的神怒。而这一次却像是神怒唤醒了朱雀翎。

  难道是四神遗物之间彼此共鸣,在一方受难之际,另一方会觉醒过来支援对方?

  随着三京身体外魂焰渐盛,冷心身上也燃起紫色魂焰,在其身后更是现出青龙的影像。如同空寂界一战,双神再度合力诛魔。

  三京飞向冷心,透过乳白色的魂焰望去,三京的脸时隐时现,眼睛轻闭。

  “和尚?”冷心轻轻叫了一声,不知道现在的三京是不是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放心,我没事。虽然不知为何,可现在这感觉好像还不错。”三京慢慢睁开眼睛,转过头向冷心淡淡一笑,“赶紧把这老怪物收拾掉,我们回去好好喝酒庆祝。”

  “好。”看着三京的笑脸冷心心头一暖,也笑着应道。

  “就用上次的招式解决他吧。”冷心提议。

  “上次?”三京茫然。

  冷心失神一笑,“差点忘记他那时候失去了记忆。”

  她又对三京说,“那你现在会用这一股神力吗?”

  三京点点头:“臭鸟毛教了我几招,我想足够打败这老妖魔。”

  看到青龙和朱雀的影像鬼夜叉感到心慌,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何强如邪灵剑仙也险些丧命。上古四神可是镇守天地四方的无上真神,传说四神是盘古的四魂所化,拥有毁天灭地的神力。四神的力量哪怕发挥其万分之一也是难以抵挡,何况他现在面对的是四神其二。

  鬼夜叉终于开始慎重,再不像之前那般狂莽跋扈。他用低沉的声音轻念法诀,蓦地背后的皮肤高高鼓起, 一双强壮的手臂伸了出来,一手执着骨鞭,一手执着一个巨大的骷髅头,骷髅头的两个眼洞里燃着绿幽幽的火光,下巴的关节时合时开,看起来就像在冷笑。

  鬼夜叉把巨刀一抛,身前的双手快速结手印,身上黑气萦绕,鬼门之中更多黑烟从中漫出附于其身。原来白色的骨鞭开始发黑,骷髅头的两团绿火燃得更旺,阴风阵阵,如万鬼哀嚎。

  “要快点阻止他,我不知道这力量能维持多久。我身上的骨骼和肌肉正慢慢发痛。”三京微皱着眉头说道。

  虽说身附朱雀翎,可是三京终究还是凡人肉胎,神力或多或少会反噬其身。越是强大的力量越是容易伤其自身,这样的道理亘古不变。冷心向三京点点头,其实她自己也已经有点难受,狂涌的力量在体内汹涌泛滥,如同被困的猛兽要挣脱牢笼逃出来,皮肤,骨骼隐隐发胀。

  三京抬起左手,掌心中哧的一声燃起一团白色的焰火,另一只手在身前画出一个法阵,手指划过的地方留下火焰燃烧的轨迹。三京将掌心的那一团白火往法阵中心拍过去。

  空气猛地激荡,法阵瞬间扩大十倍,一只巨大的火鸟从法阵中飞出来,扑翼展翅冲向鬼夜叉,明亮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天空,仿如太阳被三京推出去。

  鬼夜叉把骷髅头向三京掷去,在半空之中骷髅头猛地变大,顷刻高达十丈,巨大的下巴张开,一口就把三京的火鸟吞进去。

  “这可是天罡魔盾,你们的攻击都会被它吞噬。本尊拥有冥界最强之矛和最强之盾,看你们如何跟本尊抗衡。”

  面对鬼夜叉挑衅似的炫耀,三京也不答话,神色不见波澜,眉目低垂,细声念着什么。他右掌前推,五指微张,从拇指到小指,逐个指头亮起白火。三京的声音突然中断,五指并扰向掌心一握。

  远处那巨大的骷髅头眼洞中的火光变了颜色,从诡异的幽绿转变成炽烈的白色,光纹一道一道地在骷髅头表面亮起,越织越密,最后整个头骨都发出刺目的白光。轰的一声巨响,骷髅头骨突然爆开,无数碎片从天空中掉下来,如同烟花一般绚烂。

  “你的最强之盾没了。”三京抬起头,语气淡然,望着一脸惊愕的鬼夜叉神色平和。

  “你……”鬼夜叉心中大惊,他完全没有想到能吞噬万物的天罡魔盾竟然被朱雀之力一下子爆成粉碎。那可是他用数万鬼魂花了二百年时间才炼成的,眼看心爱的法器遭此大难,鬼夜叉极为心痛,悲愤之下失去了冷静。背上双手合力一挥,那骨鞭节节爆响向三京刺来。

骨鞭被神怒从中剖成两半。鬼夜叉来不及闪避,身侧的两臂更是被十丈电光生生斩断。

  一声巨吼响彻天地。就在鬼夜叉张嘴痛呼的时候,三京做出了一件出乎冷心意料的事,他竟然从鬼夜叉的口中飞了进去。

  “和尚!”冷心一声疾呼,提剑砍向鬼夜叉的喉咙。眼看自己性命堪忧,鬼夜叉破釜沉舟催发全身的鬼力,剩余的双臂猛然暴长带着黑色的鬼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向冷心。

  神怒跟这双拳碰上,双方势钧力敌,然而在巨力碰撞之下冷心全身气血翻涌,分神之下体内魂力一阵猛窜,百骸剧痛。此刻三京生死未明,冷心不敢耽误片刻,额上金光又盛,眼中紫光又浓,手中神怒的电刃再暴长十丈。

  冷心高举神怒,亮白的光芒直指云天,势如开天劈地。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天空发出一道刺目的闪电,接着响起一道巨大的吼声,声震如雷。那团乌云一下子散开,鬼夜叉可怕的模样再一次出现,他的皮肤从血红变得漆黑,身高从三丈变成十丈,一个人站在他面前渺小得像一只爬虫。本来被斩掉的手臂也长了出来,额头中间又长出一只竖着的眼睛,头顶上的两处凸起也变成了两只又弯又长的尖角。

  “姥姥的力量又变强了,如果不杀了他们,姥姥会杀死小倩姐姐,我不要那样。”倩儿小声说道。

  “如果你要杀他们,你先杀了我吧!”

  小倩向前逼近一步,倩儿一愣,又缓缓低下头去。

  这时候电闪雷鸣不断,所有人都不安地向天空中望去。

  “那是噬魂大法,姥姥用鬼道术把鬼门移到了这里,待鬼门一开他就疯狂吞噬鬼魂来增强他的鬼力。他现在的实力恐怕比多年前遇见北辰真人那时候还要强……”

  仿佛在发泄着心中仇恨的烈火,鬼夜叉发出一声巨大的怒吼,那声音震得地面都在颤动。

  半空之中,冷心还是被困在那个红光闪烁的法阵之中,那力量一点一点地加强,几乎要把她的四肢扯断。就连靛境六阶的她也不禁痛得皱起眉头,她终究还是轻敌了。如鬼夜叉之前说的那样,她确实误以为鬼夜叉真身的实力不过是树妖那种水平,凭自己靛境六阶的实力足以收拾他。她并不得知,鬼夜叉之前那自诩的一句“本尊当年犹胜他两分”。

  如今邪灵剑仙已是紫境七阶,鬼夜叉的实力只怕不会比他更低,更何况,他确实占据了天时地利,百鬼夜行令他的鬼力修为大大加强,要把他消灭更是难上加难。

  莫非,就这样被他杀死?

  冷心的神识有点模糊,她眼前又浮现出之前的那一幕,三京让她把金刚杵往他身上沾血。那时候,她心里其实很难过,她很想对他说:“你只顾活着,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那一刻她只觉得身体中充满着力量,仿佛那些力量并不属于自己,它们有自己的意识,它们叫嚷着要不惜一切都要打败鬼夜叉为和尚出一口气,甚至可以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在七夕那一晚,他们有过这样的对话。

  三京:“这些年来你一定很寂寞,很难过吧?”

  冷心:“我已经习惯了,不知道什么是寂寞。就是不太理解你为了朋友连自己性命都不顾的心情。”

  三京:“以后你会理解。”

  冷心:“我连朋友都没有,怎么理解?”

  三京:“怎会没有?我们不就是你的朋友么?”

  那时候她确实不理解,直到三京奋力掷出金刚杵的那一刻她终于有点明白了。被朋友舍命相救原来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终于感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她有朋友,她有牵挂,她也想不顾一切去救他。

  和尚啊,被你救了这么多次,这次换我也救你一回吧,你只管活下去就好了。

  冷心睁开眼睛,眼睛里有光芒再次发生变化,由靛蓝变成了紫色。她的额头泛着金光,慢慢交织成精美的花纹,那图案像是一朵花。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使出这种力量,她的师父玄真道人曾对她说,这种力量不到必要关头不能用,一旦使出有可能会杀死自己。

  因为那是一股可以移山填海的无上神力。

  背后的剑匣发出绿幽幽的光,嗡嗡作响,啪的一声剑匣最大的一格自动打开,一把碧绿如水的利剑飞到冷心手中。当冷心紧紧握住剑柄的那一刻,法阵之中红光剧闪,仿佛被烈风吹着的烛火,不一会红光猛地一亮,然后彻底暗下去。

  “竟然能冲破本尊的禁锢?看来你身体中那股力量进一步觉醒了,真令人担心。本尊清楚自己的实力,纵然是本尊全盛时期也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所以,到此为止,你的魂魄本尊收下了。”巨大的鬼夜叉张开嘴巴,暗红色的光在口中积聚,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砸在小倩等人心中,修行差一点的宁采臣只觉得魂魄激荡,几乎要溃散,小倩和赤瞳则感觉头痛欲裂。

  鬼夜叉猛地一吼,口中的红光如一道火柱向冷心喷去,冷心挥剑前指,一道闪电从冷心身后疾射而过,直直向红光撞去。轰隆一声大响,狂风急吹,明亮的火光被这一阵风压低。而就在火光飘摇之际,天空中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鬼夜叉跟冷心已经在兵刃上几番交锋。

  鬼夜叉使着一把巨大的弯刀向冷心一阵猛砍,那样子就像拿着一把刀在赶蚊子。冷心的体型跟他比起来实在小得可怜,但挥击神怒的力量不容小觑,每一击都挥出一道闪电带起一阵狂风,以青龙神的风雷之力力压鬼夜叉。可是,鬼门大开,鬼门之中不断有鬼魂被吸附到鬼夜叉身上,他的力量不降反升,久战之下鬼夜叉慢慢占得上风。

  而冷心身上已经开始出现神力反噬的迹象,握剑的手已经微微颤抖,额头上的金光也开始慢慢黯淡下来。

  鬼夜叉冷笑一声,双角瞬间发红,双臂力量暴增,巨刀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冷心砸去,被这巨力一撞,冷心只觉得握剑的虎口几乎被震裂,右手一下子失去知觉,神怒从手中滑落向地面上掉去。

  一缕绿幽幽的光芒在火光里渐渐熄灭。

  “小姑娘,你的死期到了。”鬼夜叉又是一阵冷笑。

  鬼夜叉刚想对冷心使出杀着,却突然间身形急顿,他猛地低下头,三只眼睛紧紧盯着地面。地面上忽然闪起了红光,时明时灭,就像心跳一般。

  赤瞳顿觉肩上的重量一轻,抬头望去,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说。

  三京飞起来了!

  那些令鬼夜叉迟疑的红光正是从三京后背发出来的,透过僧衣,赤瞳见到三京的后背隐约现出发光的朱雀图案。令赤瞳又惊又喜的是,三京身上那两处创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三京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从天而降的神怒。

  第64章 大显神威

  下一刻,夜空中响起一道清洌的龙吟。神怒发出刺目的绿光,隐约间可见青龙的影像腾空而上。所有看见这幕的人都会觉得,这把神剑苏醒了!

  三京用力一挥,神怒化作一道疾射的绿光。冷心下意识地伸手,稳稳接住三京掷过来的神怒,顷刻绿光萦身,源源不绝的魂力从天地之间涌入身体,本已酸痛颤抖的手臂再度沉稳如山。

  三京一声轻啸,一团白色的魂焰从身体中漫出来,化作展翅欲飞的朱雀形态。被魂焰包围着,三京的身影已经看不清楚,仿佛这一刻,三京化身成传说中的朱雀神。

  “是神怒唤醒了朱雀翎?”冷心想起上一次在空寂界跟邪灵剑仙对战的情形,那一次朱雀翎被邪灵剑仙强行用邪术抢夺,结果唤醒藏在剑匣中的青龙鳞,更是令它化身为天罚四剑之一的神怒。而这一次却像是神怒唤醒了朱雀翎。

  难道是四神遗物之间彼此共鸣,在一方受难之际,另一方会觉醒过来支援对方?

  随着三京身体外魂焰渐盛,冷心身上也燃起紫色魂焰,在其身后更是现出青龙的影像。如同空寂界一战,双神再度合力诛魔。

  三京飞向冷心,透过乳白色的魂焰望去,三京的脸时隐时现,眼睛轻闭。

  “和尚?”冷心轻轻叫了一声,不知道现在的三京是不是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放心,我没事。虽然不知为何,可现在这感觉好像还不错。”三京慢慢睁开眼睛,转过头向冷心淡淡一笑,“赶紧把这老怪物收拾掉,我们回去好好喝酒庆祝。”

  “好。”看着三京的笑脸冷心心头一暖,也笑着应道。

  “就用上次的招式解决他吧。”冷心提议。

  “上次?”三京茫然。

  冷心失神一笑,“差点忘记他那时候失去了记忆。”

  她又对三京说,“那你现在会用这一股神力吗?”

  三京点点头:“臭鸟毛教了我几招,我想足够打败这老妖魔。”

  看到青龙和朱雀的影像鬼夜叉感到心慌,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何强如邪灵剑仙也险些丧命。上古四神可是镇守天地四方的无上真神,传说四神是盘古的四魂所化,拥有毁天灭地的神力。四神的力量哪怕发挥其万分之一也是难以抵挡,何况他现在面对的是四神其二。

  鬼夜叉终于开始慎重,再不像之前那般狂莽跋扈。他用低沉的声音轻念法诀,蓦地背后的皮肤高高鼓起, 一双强壮的手臂伸了出来,一手执着骨鞭,一手执着一个巨大的骷髅头,骷髅头的两个眼洞里燃着绿幽幽的火光,下巴的关节时合时开,看起来就像在冷笑。

  鬼夜叉把巨刀一抛,身前的双手快速结手印,身上黑气萦绕,鬼门之中更多黑烟从中漫出附于其身。原来白色的骨鞭开始发黑,骷髅头的两团绿火燃得更旺,阴风阵阵,如万鬼哀嚎。

  “要快点阻止他,我不知道这力量能维持多久。我身上的骨骼和肌肉正慢慢发痛。”三京微皱着眉头说道。

  虽说身附朱雀翎,可是三京终究还是凡人肉胎,神力或多或少会反噬其身。越是强大的力量越是容易伤其自身,这样的道理亘古不变。冷心向三京点点头,其实她自己也已经有点难受,狂涌的力量在体内汹涌泛滥,如同被困的猛兽要挣脱牢笼逃出来,皮肤,骨骼隐隐发胀。

  三京抬起左手,掌心中哧的一声燃起一团白色的焰火,另一只手在身前画出一个法阵,手指划过的地方留下火焰燃烧的轨迹。三京将掌心的那一团白火往法阵中心拍过去。

  空气猛地激荡,法阵瞬间扩大十倍,一只巨大的火鸟从法阵中飞出来,扑翼展翅冲向鬼夜叉,明亮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天空,仿如太阳被三京推出去。

  鬼夜叉把骷髅头向三京掷去,在半空之中骷髅头猛地变大,顷刻高达十丈,巨大的下巴张开,一口就把三京的火鸟吞进去。

  “这可是天罡魔盾,你们的攻击都会被它吞噬。本尊拥有冥界最强之矛和最强之盾,看你们如何跟本尊抗衡。”

  面对鬼夜叉挑衅似的炫耀,三京也不答话,神色不见波澜,眉目低垂,细声念着什么。他右掌前推,五指微张,从拇指到小指,逐个指头亮起白火。三京的声音突然中断,五指并扰向掌心一握。

  远处那巨大的骷髅头眼洞中的火光变了颜色,从诡异的幽绿转变成炽烈的白色,光纹一道一道地在骷髅头表面亮起,越织越密,最后整个头骨都发出刺目的白光。轰的一声巨响,骷髅头骨突然爆开,无数碎片从天空中掉下来,如同烟花一般绚烂。

  “你的最强之盾没了。”三京抬起头,语气淡然,望着一脸惊愕的鬼夜叉神色平和。

  “你……”鬼夜叉心中大惊,他完全没有想到能吞噬万物的天罡魔盾竟然被朱雀之力一下子爆成粉碎。那可是他用数万鬼魂花了二百年时间才炼成的,眼看心爱的法器遭此大难,鬼夜叉极为心痛,悲愤之下失去了冷静。背上双手合力一挥,那骨鞭节节爆响向三京刺来。

骨鞭被神怒从中剖成两半。鬼夜叉来不及闪避,身侧的两臂更是被十丈电光生生斩断。

  一声巨吼响彻天地。就在鬼夜叉张嘴痛呼的时候,三京做出了一件出乎冷心意料的事,他竟然从鬼夜叉的口中飞了进去。

  “和尚!”冷心一声疾呼,提剑砍向鬼夜叉的喉咙。眼看自己性命堪忧,鬼夜叉破釜沉舟催发全身的鬼力,剩余的双臂猛然暴长带着黑色的鬼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向冷心。

  神怒跟这双拳碰上,双方势钧力敌,然而在巨力碰撞之下冷心全身气血翻涌,分神之下体内魂力一阵猛窜,百骸剧痛。此刻三京生死未明,冷心不敢耽误片刻,额上金光又盛,眼中紫光又浓,手中神怒的电刃再暴长十丈。

  冷心高举神怒,亮白的光芒直指云天,势如开天劈地。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