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电子

首页 > 正文

漂洋过海来看你 | 再见了,忧愁

www.btsolar.com2019-08-24

  超级小青年2天前我要分享

  写在连载前:本小说由X-man与廊桥遗猫倾力创作,以男主女主两个视角展开故事。男主为节气男,女主为吐司女,小说人物故事不以内网任何大神为原型,坚决不爆任何猛料,请某节气男勿对号入座。若文中确有部分雷同之处,那不好意思我们俩是故意的。

  写在连载前二:“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李宗盛《漂洋过海来看你》

  写在连载前三:谢谢读者的鼓励和支持哈,视大家热情不定期更新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有兴趣往下追的,想在小说里出演角色的,可以给我们留言,或者随手点个在看,让我们知道。

  前文链接:

  

  33. 再见,我的女王(X-man)

  “我想了很久,我开始方了,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光良《童话》小爷方了。小爷我真的方了。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做了高中三年文科班妇联主任,小爷我自诩各种专治各种妇女心理科疾病,然而这次,我真的方啊。因为蕾蕾在哭。手里的早餐已经发凉,开门后,蕾蕾一言不合就飙泪,搞到我完全无所适从了。姐,你是女王啊!“蕾,蕾蕾,我的好蕾蕾,是不是肚子疼得厉害?”我试探性问道。废话,小爷我当然知道蕾蕾肯定不是疼哭的。笑话,当年她顶着肚子疼拿扫把追打隔壁班大三阳三条街,就是为我出头好不好。蕾蕾也不答话,我看她床头的垃圾桶,纸巾都快满了。我感觉心有点疼。酒店的房间里就这么诡异地沉默着,蕾蕾性子要强,就算哭,她也是默默啜泣,不发出一点声音。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要不我坐床边搂一下?让她感觉一下温暖?然而想起当年班里男生开玩笑去搂她,被她施展电视上学来的胡门武术“弹一闪”拗断手指头,我立刻把伸过去的爪子放了下来。有了,以哭制哭!我照了照镜子,看着哥这明亮的大眼神,心想眼珠子,今天可委屈你了。趁着蕾蕾不注意,我悄悄戳了戳自己的眼珠。妈蛋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蕾蕾爱面子,小爷我可没节操,在她身边就号起来了。“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呀呀呀呀~~~~~~”顿时间,房间就被我的噪音挤满了。蕾蕾总算被我的鬼哭狼嚎吸引了注意力,回头过来说:“别烦了,鬼叫什么。”肯说话就行了,小爷我害怕制服不了你,你尾巴一翘我就知道你想干嘛。“我看着你哭我心疼啊,哪个天杀的欺负我们家蕾蕾了,诅咒他生儿子没屁眼啊,叫他试试我的少女萌萌拳啊~~~啊啊啊啊~~~~”看着我夸张的表演,蕾蕾总算破涕为笑:“别演了,文松比你还MAN呢。”肯笑就行了,不枉我放下高冷面具,扮演那么娘的表情,难受死我了。不过,我知道蕾蕾其实心里肯定有事,只不过她感觉得到我的关心,也不想让我担心罢了。“把早餐给我吧。”“别,这早餐早冷了,我们出去吃点热的吧。”我拉起蕾蕾的手往外走。她心情不好,放她在酒店胡思乱想实在不好。“那算了,不吃了,陪我去校门口走走吧。”“好嘞~”我立刻从床上蹦起来,喊道“女王起驾——”蕾蕾早已收拾好行李,跟我到楼下退房。服务员看着她红得发亮的眼睛,顿时以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我立马瞪回去,想什么想呢,一点都不单纯。蕾蕾看着我的眼神,笑了。笑了就好。出了酒店,走在校道上,蕾蕾一把挽住我的胳膊。我能感觉到,她刻意放慢了脚步。“蕾蕾,现在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蕾蕾抬头看了看清晨的天空,我随她看了一眼。这一天,天蓝得沁人心肺。“夏小至,我要走了。”“我知道你今天得回去啊,可是不着急吧?吃完午饭再走呗”“出了这个校门,我就打车去机场,晚了来不及。”“什么?你去机场?”我笑着说道:“蕾姐,你开啥玩笑呢?你学校离这里就打车半小时的事,去机场打飞机吗?那你也太奢侈了。”“别插科打诨了,”蕾蕾停下脚步,盯着我眼睛说道,“夏小至,我跟你说,我,要,出,国,了。”啊?!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好端端出国干嘛?”“留学啊,高中我不就跟你说了么?”“留学是好事,可是,”我被突然而来的爆炸性消息弄懵了,“可,可,可,可可在哪读书不都是读么?你看山长水远的,想吃碗大米饭都难。”“你好好听我说,别插嘴。”蕾蕾挽着我挽得更紧了,“这个星期我也犹豫了很久,我想寻求一些真正值得我留下来的理由。”她抬起头看着我,苦笑道。“可惜,没有。”“陪我好好走完这段路吧。”她头靠上了我的肩膀。我终于感觉到异样的情绪。可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我眼睁睁的看着校道如流沙般在我手中慢慢溜走。100步、50步、20步、10步……3步。2步。1步。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样,我和蕾蕾走出了校门,四目相对。她抬头看着我,我低头看着她,我从她眼神里看到了一丝释然。“好了!”蕾蕾低喊一声,放开我的手臂,然后长舒一口大气。我知道她要变身了。果不其然,蕾蕾立马女王附体,咧大嘴巴笑笑拍着我背说道:“这星期蕾姐心情不佳,让你受气了,我走后可别记恨我。”我无言,唯有苦笑以对。“别装怨妇,”蕾蕾继续大大咧咧地笑道,“夏小至,来,跟姐告别。来个KISSBYE。”我不想她尴尬,强装着镇定顶嘴道:“得了吧,姐,你知道的,我初吻还在呢。”“得了吧,看你这个色大胆小怕狗咬的怂样。”蕾蕾一把把我按在校门口的石凳上,“算了,给老娘坐下,我不想抬头跟你说话。”我乖乖坐下。“王的告别,岂能那么俗气。今天就让你看看,女王的风采。”蕾蕾朝天喊道,“日要落联邦,老娘来了!”话音未落,蕾蕾一把把我头搂进怀里。“夏小至,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搂住我的瞬间,蕾蕾在我耳边温柔地说道。然后,冲着我脸上就是一口。这时,我已经被大白兔挤得喘不过气来。

  34.去吧,你的忧愁(廊桥遗猫)

  不对劲,很不对劲,夏小至这阵子真的很不对劲。据同室好基友范小天请我们吃饭反馈的信息,夏小至同学近来情绪低落,没精打采。具体表现是躺在床上经常突如其来地翻身叹个气,走在路上经常无缘无故地抬头看个天;爱在寝室听一些悲春伤秋的歌曲,比如白天不懂夜的黑呀我这里天气很凉了那你呢;朗诵一些无病呻吟的诗句,比如别了我的忧愁啊日头都落了你那边几点;饭量也从每顿固定的三两减到了二两,打的菜还经常吃不完。不用说,这就是夏小至衣衫渐宽而范小天腰围见长的原因。“弄啥咧!不吃浪费,都是同学,能帮就帮。”小范咧嘴,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不用说,这种种迹象追根究底就是因为夏小至的女王蕾蕾出国了。“不正常!早就觉得他俩关系不一般了。”真真撇嘴,说得那叫一个斩钉截铁。这几晚我们寝室的睡前话题也与时俱进,换成了“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洁的友谊”。“男女之间有没有纯洁的友谊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老街的臭豆腐味儿是最纯的!”说话的是麦小登,我们的新室友。我们寝室原本空了一张床,她是从别班调剂过来的。湘妹子果然热辣,不光对省城各种吃食了如指掌,而且一来就热情地送了我们一人一瓶家乡辣酱。我尝了一下,果然原汁原味,决定寄一瓶给无辣不欢的大哥。经过最初的接触下来,我们发现这姑娘是个热心肠,交际广阔,比号称我班女神的真真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心直口快,喜不喜欢全挂在嘴上。“我就不懂了,你们说的夏至和蕾蕾,要是喜欢,为什么不说?”麦小登捋捋额前的刘海,困惑地问,“爱一个人就一定要大声说出来啊,就像我,从我的名字就能看出来,我爱你们好多人哦。”……没错,跟我们女生男生寝室厮混这些天以来,这姑娘的网上昵称已经改成了“真鸣吐至天晓”,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醉了嚷叫吐一夜呢。我、真真和一鸣不约而同地竖起大姆指,给她点了个赞。“男女之间,要是一般的朋友关系,那没问题。红颜蓝颜啥的,谁知道呢。”我接着刚刚的话题,在心里默默给大哥的名字划圈圈。“所以到底是有还是没有?”真真望着天花板发呆,听说她田径队的师兄已经有个要好的红颜了。“有,越丑越纯。”噗,我一口漱口水喷出来。插刀小能手,当属一鸣啊。“看我干啥?这是你们叉大面师兄在校报专栏里说的,当时他和浪遗喵师姐还展开了一番讨论,说得挺精彩我就记住了。”面对一鸣这般的忠实好读者,我只能含泪表示会接过前辈的笔继续把校报做好。“吐司,当初还以为你跟夏小至会有什么什么呢。不过话说回来,不管身材还是气场,蕾蕾都是XXXL加加大号诶!”“干嘛长他人志气,我们吐司这么认真的妹子,当然要找更靠谱的男人啊!”真真和一鸣居然开始认真讨论我的个人问题了,这氛围让我很不适应。嗯,要说性格,我确实不比蕾蕾的女王向。我是慢热型,做事爱较真,平时外冷内热,顶多也就摘了眼镜发发飚。身材就不用说了,无非是拍拍胸告诉自己是汉子要坚强。慢着,可为什么我要和蕾蕾比?作者出来解释一下,夏小至喜欢谁,关我什么事啊?我相信会有那么一个人,在最合适的时候出现,难道就一定是他吗?每晚的寝室话题停不下来,正如日子不会依你心情好坏,仍是一天天流过。我们入校后的第一届校运会开始了,大型巡游开幕式就给了大家别开生面的新鲜感。地理系派出了一名同学打扮成地球仪举着牌子走在最前面……化学系戴着博士帽饰演科学家方阵……学电子商务的最具专业精神,班服也要网购,最后上场的时候效果堪比小学生……即将开始的篮球赛已经贴出海报预热了。拜《灌篮高手》等经典动漫所赐,篮球比赛在大学校园的人气一直挺高,群众基础很好,高个技好的男生总能获得关注,让一票师姐助威团瞬间化身迷妹。上次叉大面师兄已经把采编的重任交给了夏小至,夏小至答应的时候,又把我拉下了水。为了校报,我得找节气男谈谈。他还是一副蔫蔫的样子,让人看了无端有些心酸。诶,从来女王多奇志,不爱暖男爱奇葩……或许蕾蕾期待的,也是能主动推倒她的那个人吧?“额,你想开点。”我轻轻地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好。夏小至看上去心不在焉,随口应了声。“我们做个篮球赛专题吧?各院系球队实力对比,搞个冠军竞猜,怎么样?”我把想到的策划说了出来,希望和他一起合计合计。“你喜欢就好,我没意见。”他抬头看天,作放空状。……那一刻,我突然火大了。“你可是跟叉大面师兄立下了军令状的,说没问题的也是你,说没意见的也是你。夏小至,你能不能认真点?!不就是失个恋吗,日要落帝国很远吗?漂洋过海找她去啊!”脾气发了,话一出口,我却有点后悔。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夏小至看着我,半天没有吭声。过了好久,我才听到他一字一句地说:“谁特么说我失恋了?”收藏举报投诉

  写在连载前:本小说由X-man与廊桥遗猫倾力创作,以男主女主两个视角展开故事。男主为节气男,女主为吐司女,小说人物故事不以内网任何大神为原型,坚决不爆任何猛料,请某节气男勿对号入座。若文中确有部分雷同之处,那不好意思我们俩是故意的。

  写在连载前二:“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李宗盛《漂洋过海来看你》

  写在连载前三:谢谢读者的鼓励和支持哈,视大家热情不定期更新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有兴趣往下追的,想在小说里出演角色的,可以给我们留言,或者随手点个在看,让我们知道。

  前文链接:

  

  33. 再见,我的女王(X-man)

  “我想了很久,我开始方了,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光良《童话》小爷方了。小爷我真的方了。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做了高中三年文科班妇联主任,小爷我自诩各种专治各种妇女心理科疾病,然而这次,我真的方啊。因为蕾蕾在哭。手里的早餐已经发凉,开门后,蕾蕾一言不合就飙泪,搞到我完全无所适从了。姐,你是女王啊!“蕾,蕾蕾,我的好蕾蕾,是不是肚子疼得厉害?”我试探性问道。废话,小爷我当然知道蕾蕾肯定不是疼哭的。笑话,当年她顶着肚子疼拿扫把追打隔壁班大三阳三条街,就是为我出头好不好。蕾蕾也不答话,我看她床头的垃圾桶,纸巾都快满了。我感觉心有点疼。酒店的房间里就这么诡异地沉默着,蕾蕾性子要强,就算哭,她也是默默啜泣,不发出一点声音。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要不我坐床边搂一下?让她感觉一下温暖?然而想起当年班里男生开玩笑去搂她,被她施展电视上学来的胡门武术“弹一闪”拗断手指头,我立刻把伸过去的爪子放了下来。有了,以哭制哭!我照了照镜子,看着哥这明亮的大眼神,心想眼珠子,今天可委屈你了。趁着蕾蕾不注意,我悄悄戳了戳自己的眼珠。妈蛋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蕾蕾爱面子,小爷我可没节操,在她身边就号起来了。“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呀呀呀呀~~~~~~”顿时间,房间就被我的噪音挤满了。蕾蕾总算被我的鬼哭狼嚎吸引了注意力,回头过来说:“别烦了,鬼叫什么。”肯说话就行了,小爷我害怕制服不了你,你尾巴一翘我就知道你想干嘛。“我看着你哭我心疼啊,哪个天杀的欺负我们家蕾蕾了,诅咒他生儿子没屁眼啊,叫他试试我的少女萌萌拳啊~~~啊啊啊啊~~~~”看着我夸张的表演,蕾蕾总算破涕为笑:“别演了,文松比你还MAN呢。”肯笑就行了,不枉我放下高冷面具,扮演那么娘的表情,难受死我了。不过,我知道蕾蕾其实心里肯定有事,只不过她感觉得到我的关心,也不想让我担心罢了。“把早餐给我吧。”“别,这早餐早冷了,我们出去吃点热的吧。”我拉起蕾蕾的手往外走。她心情不好,放她在酒店胡思乱想实在不好。“那算了,不吃了,陪我去校门口走走吧。”“好嘞~”我立刻从床上蹦起来,喊道“女王起驾——”蕾蕾早已收拾好行李,跟我到楼下退房。服务员看着她红得发亮的眼睛,顿时以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我立马瞪回去,想什么想呢,一点都不单纯。蕾蕾看着我的眼神,笑了。笑了就好。出了酒店,走在校道上,蕾蕾一把挽住我的胳膊。我能感觉到,她刻意放慢了脚步。“蕾蕾,现在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蕾蕾抬头看了看清晨的天空,我随她看了一眼。这一天,天蓝得沁人心肺。“夏小至,我要走了。”“我知道你今天得回去啊,可是不着急吧?吃完午饭再走呗”“出了这个校门,我就打车去机场,晚了来不及。”“什么?你去机场?”我笑着说道:“蕾姐,你开啥玩笑呢?你学校离这里就打车半小时的事,去机场打飞机吗?那你也太奢侈了。”“别插科打诨了,”蕾蕾停下脚步,盯着我眼睛说道,“夏小至,我跟你说,我,要,出,国,了。”啊?!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好端端出国干嘛?”“留学啊,高中我不就跟你说了么?”“留学是好事,可是,”我被突然而来的爆炸性消息弄懵了,“可,可,可,可可在哪读书不都是读么?你看山长水远的,想吃碗大米饭都难。”“你好好听我说,别插嘴。”蕾蕾挽着我挽得更紧了,“这个星期我也犹豫了很久,我想寻求一些真正值得我留下来的理由。”她抬起头看着我,苦笑道。“可惜,没有。”“陪我好好走完这段路吧。”她头靠上了我的肩膀。我终于感觉到异样的情绪。可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我眼睁睁的看着校道如流沙般在我手中慢慢溜走。100步、50步、20步、10步……3步。2步。1步。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样,我和蕾蕾走出了校门,四目相对。她抬头看着我,我低头看着她,我从她眼神里看到了一丝释然。“好了!”蕾蕾低喊一声,放开我的手臂,然后长舒一口大气。我知道她要变身了。果不其然,蕾蕾立马女王附体,咧大嘴巴笑笑拍着我背说道:“这星期蕾姐心情不佳,让你受气了,我走后可别记恨我。”我无言,唯有苦笑以对。“别装怨妇,”蕾蕾继续大大咧咧地笑道,“夏小至,来,跟姐告别。来个KISSBYE。”我不想她尴尬,强装着镇定顶嘴道:“得了吧,姐,你知道的,我初吻还在呢。”“得了吧,看你这个色大胆小怕狗咬的怂样。”蕾蕾一把把我按在校门口的石凳上,“算了,给老娘坐下,我不想抬头跟你说话。”我乖乖坐下。“王的告别,岂能那么俗气。今天就让你看看,女王的风采。”蕾蕾朝天喊道,“日要落联邦,老娘来了!”话音未落,蕾蕾一把把我头搂进怀里。“夏小至,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搂住我的瞬间,蕾蕾在我耳边温柔地说道。然后,冲着我脸上就是一口。这时,我已经被大白兔挤得喘不过气来。

  34.去吧,你的忧愁(廊桥遗猫)

  不对劲,很不对劲,夏小至这阵子真的很不对劲。据同室好基友范小天请我们吃饭反馈的信息,夏小至同学近来情绪低落,没精打采。具体表现是躺在床上经常突如其来地翻身叹个气,走在路上经常无缘无故地抬头看个天;爱在寝室听一些悲春伤秋的歌曲,比如白天不懂夜的黑呀我这里天气很凉了那你呢;朗诵一些无病呻吟的诗句,比如别了我的忧愁啊日头都落了你那边几点;饭量也从每顿固定的三两减到了二两,打的菜还经常吃不完。不用说,这就是夏小至衣衫渐宽而范小天腰围见长的原因。“弄啥咧!不吃浪费,都是同学,能帮就帮。”小范咧嘴,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不用说,这种种迹象追根究底就是因为夏小至的女王蕾蕾出国了。“不正常!早就觉得他俩关系不一般了。”真真撇嘴,说得那叫一个斩钉截铁。这几晚我们寝室的睡前话题也与时俱进,换成了“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洁的友谊”。“男女之间有没有纯洁的友谊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老街的臭豆腐味儿是最纯的!”说话的是麦小登,我们的新室友。我们寝室原本空了一张床,她是从别班调剂过来的。湘妹子果然热辣,不光对省城各种吃食了如指掌,而且一来就热情地送了我们一人一瓶家乡辣酱。我尝了一下,果然原汁原味,决定寄一瓶给无辣不欢的大哥。经过最初的接触下来,我们发现这姑娘是个热心肠,交际广阔,比号称我班女神的真真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心直口快,喜不喜欢全挂在嘴上。“我就不懂了,你们说的夏至和蕾蕾,要是喜欢,为什么不说?”麦小登捋捋额前的刘海,困惑地问,“爱一个人就一定要大声说出来啊,就像我,从我的名字就能看出来,我爱你们好多人哦。”……没错,跟我们女生男生寝室厮混这些天以来,这姑娘的网上昵称已经改成了“真鸣吐至天晓”,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醉了嚷叫吐一夜呢。我、真真和一鸣不约而同地竖起大姆指,给她点了个赞。“男女之间,要是一般的朋友关系,那没问题。红颜蓝颜啥的,谁知道呢。”我接着刚刚的话题,在心里默默给大哥的名字划圈圈。“所以到底是有还是没有?”真真望着天花板发呆,听说她田径队的师兄已经有个要好的红颜了。“有,越丑越纯。”噗,我一口漱口水喷出来。插刀小能手,当属一鸣啊。“看我干啥?这是你们叉大面师兄在校报专栏里说的,当时他和浪遗喵师姐还展开了一番讨论,说得挺精彩我就记住了。”面对一鸣这般的忠实好读者,我只能含泪表示会接过前辈的笔继续把校报做好。“吐司,当初还以为你跟夏小至会有什么什么呢。不过话说回来,不管身材还是气场,蕾蕾都是XXXL加加大号诶!”“干嘛长他人志气,我们吐司这么认真的妹子,当然要找更靠谱的男人啊!”真真和一鸣居然开始认真讨论我的个人问题了,这氛围让我很不适应。嗯,要说性格,我确实不比蕾蕾的女王向。我是慢热型,做事爱较真,平时外冷内热,顶多也就摘了眼镜发发飚。身材就不用说了,无非是拍拍胸告诉自己是汉子要坚强。慢着,可为什么我要和蕾蕾比?作者出来解释一下,夏小至喜欢谁,关我什么事啊?我相信会有那么一个人,在最合适的时候出现,难道就一定是他吗?每晚的寝室话题停不下来,正如日子不会依你心情好坏,仍是一天天流过。我们入校后的第一届校运会开始了,大型巡游开幕式就给了大家别开生面的新鲜感。地理系派出了一名同学打扮成地球仪举着牌子走在最前面……化学系戴着博士帽饰演科学家方阵……学电子商务的最具专业精神,班服也要网购,最后上场的时候效果堪比小学生……即将开始的篮球赛已经贴出海报预热了。拜《灌篮高手》等经典动漫所赐,篮球比赛在大学校园的人气一直挺高,群众基础很好,高个技好的男生总能获得关注,让一票师姐助威团瞬间化身迷妹。上次叉大面师兄已经把采编的重任交给了夏小至,夏小至答应的时候,又把我拉下了水。为了校报,我得找节气男谈谈。他还是一副蔫蔫的样子,让人看了无端有些心酸。诶,从来女王多奇志,不爱暖男爱奇葩……或许蕾蕾期待的,也是能主动推倒她的那个人吧?“额,你想开点。”我轻轻地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好。夏小至看上去心不在焉,随口应了声。“我们做个篮球赛专题吧?各院系球队实力对比,搞个冠军竞猜,怎么样?”我把想到的策划说了出来,希望和他一起合计合计。“你喜欢就好,我没意见。”他抬头看天,作放空状。……那一刻,我突然火大了。“你可是跟叉大面师兄立下了军令状的,说没问题的也是你,说没意见的也是你。夏小至,你能不能认真点?!不就是失个恋吗,日要落帝国很远吗?漂洋过海找她去啊!”脾气发了,话一出口,我却有点后悔。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夏小至看着我,半天没有吭声。过了好久,我才听到他一字一句地说:“谁特么说我失恋了?”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