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电子

首页 > 正文

【古典情缘】月下红雁(24)

www.btsolar.com2019-08-08

  

  只见那丫鬟为众人一一斟好茶水,随即双手捧起一杯茶,送到白鸿雁面前,悄悄道:“白先生请喝茶。”

  宋老爷和大夫人看了,微觉奇怪,均在想这丫鬟为何单独为白先生奉茶,好似意欲接近他。他们凝目瞧向这丫鬟,见她这身衣裳,便知是府里新来的丫鬟萍儿。二人心想,这萍儿十五六岁的年纪,难道她少女思春看上了白先生的风采?

  宋老爷哼笑一声,不甚在意,微微瞥向了金家小姐。只见大夫人喝了口茶,便与金家小姐叙起话来,也没在意那丫鬟。

  白鸿雁一见到这丫鬟,直感觉她眉宇间的神色,竟像极了小月,只是她穿着宋府丫鬟的衣服,便不敢辨认。此时一听声音,立即认了出来。他大吃一惊,不敢当众相认,悄悄地道:“小月妹子,你怎么在这里?”

  这丫鬟正是小月,她随着宋老爷一同来到小楼,便在旁默不吭声的瞧着。她惊见到宋红月一身女儿装扮,又见到她与白鸿雁目光相接时,二人充满着柔情密意。此等儿女情愫,她这千年九尾白狐一眼便瞧出来了,尤其真人听说月娘要与他人定亲时,眼露痛楚之色。小月心中一阵慌乱,真人只怕已然坠入情欲苦海。

  她对白鸿雁再有眷恋之意,也不敢耽搁了,其历经千年修炼,便要渡劫成仙,万不可功亏于溃。于是暗下狠心,在为众人斟上茶水时,将忘情离恨水偷偷倒入了一杯茶水中,此刻亲自为白鸿雁端上,只盼他立即喝下,便大功告成了。

  只见小月嘻嘻一笑,闷声道:“公子,快把茶喝了吧。”

  白鸿雁哪里还喝得下茶,心想这小月太顽皮了,竟然扮成了宋府的丫鬟,这要是被发现了,又该如何向宋老爷和大夫人说清楚?一时间心念急转,寻思:“我得想法子把小月带回府。”

  刹那间,却见宋红月双目如电,直视住那丫鬟,突然站起身来,慢慢向她走去,闷闷地说道:“你转过身来。”

  白鸿雁一惊,他知月娘认出了小月,深怕她会为难,急忙起身道:“妹子,我现在便向宋老爷告辞,你悄悄退下,咱们一起回府。”

  小月心中大急,忽然直视住他,激动地道:“快喝下茶!这里的一切不值得你留恋!你的心上人已许配给了别人家的公子哥!你和她之间不会有结果!真人,你醒醒吧!喝下这杯茶,你就不伤心,不难过了!”

  白鸿雁见她好似中邪着魔了似的,双眼直愣愣的瞪着自己,浑不在意周遭的一切。然而,当他听到小月说出“你的心上人已许配给了别人家的公子哥”时,不禁心口阵阵抽痛,忍不住闭眼深叹了口气,只是默默地道:“妹子,你也知道她是宋家小姐了......我知道......我知道是我痴心妄想......”

  小月不愿看他神伤,当即拿起茶杯,便欲强灌入白鸿雁口中。

  忽听得身后一声喝令:“你转过身来!”

  小月一阵惶急,随即镇定,微微一笑,她听出来身后喝令之人便是宋红月。她突然伸手捏住白鸿雁的下巴,便生生将这杯茶灌了下去。

  白鸿雁顿觉被灌入了一口冰水,哪有半点茶的味道。接下来,他心神一阵飘飘然然,眼前朦朦胧胧,回头一望,见宋红月正关切的望着自己,在这顷刻之间,他心摇神驰,只是说了声,“月娘你真美......”,便不省人事了。

  小月长舒一口气,目光呆呆的望向小楼外的天上,神色漠然,心道:“真人要恢复仙身了!我亦要飞跃成仙了!”

  宋红月大惊,她自是认出了小月,只道这妖精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扮成丫鬟闯入她家中图害雁郎。她见雁郎昏了过去,心中大急,大喝一声,突然飞身一跃,伸手便抓向白鸿雁。

  此时此刻,宋老爷、大夫人和金家小姐正在叙话,忽见宋红月宛如发疯一般冲向一个丫鬟,各各惊诧,一时间全呆住了。

  小月猛一回神,心道:“我答应上仙的事已办完,不用再顾忌什么了,便是让世人认出我是狐狸精又如何?”她立即将白鸿雁抱起,双目射出两道红光,身后赫然生出来九条洁白的狐狸尾巴,左右挥舞起来。

  这一瞬之间,木楼里弥漫起一团浓郁的芳香,接着,众人皆是一阵眼花缭乱,意识模糊,什么都没瞧见,便全部昏睡过去了。

  宋红月目眩心惊,大叫:“妖精!你现出原形了!你放下雁郎!”瞬息之间,她的一只手已然抓向了小月的后肩。

  小月微一侧身,立即闪避,其身法如鬼如魅,如风如电,宋红月根本碰不到她半分。只见其身后的九条狐狸尾巴一阵狂舞,向四方散发出一团团的云雾。

  宋红月回身一瞧,只见爹爹、大娘、金家小姐还有众多丫鬟,纷纷倒地不省人事了。她大惊失色,悲急交加,拿起桌上宝剑,纵身一跃,提剑便向小月刺去,口中大叫:“妖精!我和你拼了!”

  小月微微惊异,她的九尾幻术,能迷倒世上所有的生灵,怎么宋小姐尚如此清醒?她很不耐烦,当即深深吸了一口气,回身便向宋红月吹去。

  登时,小月脸色大变,暗暗叫奇,她见宋红月眉心之间灵光四溅,那光芒柔和,清澈,又像一汪清水,尽数将她散出的迷魂雾气化去。

  只见宋红月手持宝剑,正迎面向她刺来。

  小月心中一慌,当即左躲右闪,疾奔出小楼,双足一点,抱着白鸿雁直飞上了天,眨眼便不见了。

  宋红月眼见妖精抓走雁郎,这惊惶瞬间,不禁想着:“今日才向雁郎坦白自己是女子,甜蜜的日子还没开始,雁郎就被这妖精抓走了。听人说,妖精最爱吸食人的精元。”想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冷颤,便是一阵大伤心,忍不住“哇”的一声,嚎哭起来。

  她哭了一阵,心中懊悔不已:“我和雁郎说小月是妖精,他却偏偏不信。我也万没想到,这妖精竟然追到我家来!”转念又想:“她若想加害雁郎,为何迟迟不动手?非要待到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呢?”

  想到这里,方舒了一口气,自语:“雁郎没有死!她并不想害死雁郎!”她精神一振,拿起宝剑,当即奔出了宋府。

  96

  大石可金

  0.7

  2019.07.27 02:19*

  字数 2123

  

  只见那丫鬟为众人一一斟好茶水,随即双手捧起一杯茶,送到白鸿雁面前,悄悄道:“白先生请喝茶。”

  宋老爷和大夫人看了,微觉奇怪,均在想这丫鬟为何单独为白先生奉茶,好似意欲接近他。他们凝目瞧向这丫鬟,见她这身衣裳,便知是府里新来的丫鬟萍儿。二人心想,这萍儿十五六岁的年纪,难道她少女思春看上了白先生的风采?

  宋老爷哼笑一声,不甚在意,微微瞥向了金家小姐。只见大夫人喝了口茶,便与金家小姐叙起话来,也没在意那丫鬟。

  白鸿雁一见到这丫鬟,直感觉她眉宇间的神色,竟像极了小月,只是她穿着宋府丫鬟的衣服,便不敢辨认。此时一听声音,立即认了出来。他大吃一惊,不敢当众相认,悄悄地道:“小月妹子,你怎么在这里?”

  这丫鬟正是小月,她随着宋老爷一同来到小楼,便在旁默不吭声的瞧着。她惊见到宋红月一身女儿装扮,又见到她与白鸿雁目光相接时,二人充满着柔情密意。此等儿女情愫,她这千年九尾白狐一眼便瞧出来了,尤其真人听说月娘要与他人定亲时,眼露痛楚之色。小月心中一阵慌乱,真人只怕已然坠入情欲苦海。

  她对白鸿雁再有眷恋之意,也不敢耽搁了,其历经千年修炼,便要渡劫成仙,万不可功亏于溃。于是暗下狠心,在为众人斟上茶水时,将忘情离恨水偷偷倒入了一杯茶水中,此刻亲自为白鸿雁端上,只盼他立即喝下,便大功告成了。

  只见小月嘻嘻一笑,闷声道:“公子,快把茶喝了吧。”

  白鸿雁哪里还喝得下茶,心想这小月太顽皮了,竟然扮成了宋府的丫鬟,这要是被发现了,又该如何向宋老爷和大夫人说清楚?一时间心念急转,寻思:“我得想法子把小月带回府。”

  刹那间,却见宋红月双目如电,直视住那丫鬟,突然站起身来,慢慢向她走去,闷闷地说道:“你转过身来。”

  白鸿雁一惊,他知月娘认出了小月,深怕她会为难,急忙起身道:“妹子,我现在便向宋老爷告辞,你悄悄退下,咱们一起回府。”

  小月心中大急,忽然直视住他,激动地道:“快喝下茶!这里的一切不值得你留恋!你的心上人已许配给了别人家的公子哥!你和她之间不会有结果!真人,你醒醒吧!喝下这杯茶,你就不伤心,不难过了!”

  白鸿雁见她好似中邪着魔了似的,双眼直愣愣的瞪着自己,浑不在意周遭的一切。然而,当他听到小月说出“你的心上人已许配给了别人家的公子哥”时,不禁心口阵阵抽痛,忍不住闭眼深叹了口气,只是默默地道:“妹子,你也知道她是宋家小姐了......我知道......我知道是我痴心妄想......”

  小月不愿看他神伤,当即拿起茶杯,便欲强灌入白鸿雁口中。

  忽听得身后一声喝令:“你转过身来!”

  小月一阵惶急,随即镇定,微微一笑,她听出来身后喝令之人便是宋红月。她突然伸手捏住白鸿雁的下巴,便生生将这杯茶灌了下去。

  白鸿雁顿觉被灌入了一口冰水,哪有半点茶的味道。接下来,他心神一阵飘飘然然,眼前朦朦胧胧,回头一望,见宋红月正关切的望着自己,在这顷刻之间,他心摇神驰,只是说了声,“月娘你真美......”,便不省人事了。

  小月长舒一口气,目光呆呆的望向小楼外的天上,神色漠然,心道:“真人要恢复仙身了!我亦要飞跃成仙了!”

  宋红月大惊,她自是认出了小月,只道这妖精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扮成丫鬟闯入她家中图害雁郎。她见雁郎昏了过去,心中大急,大喝一声,突然飞身一跃,伸手便抓向白鸿雁。

  此时此刻,宋老爷、大夫人和金家小姐正在叙话,忽见宋红月宛如发疯一般冲向一个丫鬟,各各惊诧,一时间全呆住了。

  小月猛一回神,心道:“我答应上仙的事已办完,不用再顾忌什么了,便是让世人认出我是狐狸精又如何?”她立即将白鸿雁抱起,双目射出两道红光,身后赫然生出来九条洁白的狐狸尾巴,左右挥舞起来。

  这一瞬之间,木楼里弥漫起一团浓郁的芳香,接着,众人皆是一阵眼花缭乱,意识模糊,什么都没瞧见,便全部昏睡过去了。

  宋红月目眩心惊,大叫:“妖精!你现出原形了!你放下雁郎!”瞬息之间,她的一只手已然抓向了小月的后肩。

  小月微一侧身,立即闪避,其身法如鬼如魅,如风如电,宋红月根本碰不到她半分。只见其身后的九条狐狸尾巴一阵狂舞,向四方散发出一团团的云雾。

  宋红月回身一瞧,只见爹爹、大娘、金家小姐还有众多丫鬟,纷纷倒地不省人事了。她大惊失色,悲急交加,拿起桌上宝剑,纵身一跃,提剑便向小月刺去,口中大叫:“妖精!我和你拼了!”

  小月微微惊异,她的九尾幻术,能迷倒世上所有的生灵,怎么宋小姐尚如此清醒?她很不耐烦,当即深深吸了一口气,回身便向宋红月吹去。

  登时,小月脸色大变,暗暗叫奇,她见宋红月眉心之间灵光四溅,那光芒柔和,清澈,又像一汪清水,尽数将她散出的迷魂雾气化去。

  只见宋红月手持宝剑,正迎面向她刺来。

  小月心中一慌,当即左躲右闪,疾奔出小楼,双足一点,抱着白鸿雁直飞上了天,眨眼便不见了。

  宋红月眼见妖精抓走雁郎,这惊惶瞬间,不禁想着:“今日才向雁郎坦白自己是女子,甜蜜的日子还没开始,雁郎就被这妖精抓走了。听人说,妖精最爱吸食人的精元。”想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冷颤,便是一阵大伤心,忍不住“哇”的一声,嚎哭起来。

  她哭了一阵,心中懊悔不已:“我和雁郎说小月是妖精,他却偏偏不信。我也万没想到,这妖精竟然追到我家来!”转念又想:“她若想加害雁郎,为何迟迟不动手?非要待到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呢?”

  想到这里,方舒了一口气,自语:“雁郎没有死!她并不想害死雁郎!”她精神一振,拿起宝剑,当即奔出了宋府。

  

  只见那丫鬟为众人一一斟好茶水,随即双手捧起一杯茶,送到白鸿雁面前,悄悄道:“白先生请喝茶。”

  宋老爷和大夫人看了,微觉奇怪,均在想这丫鬟为何单独为白先生奉茶,好似意欲接近他。他们凝目瞧向这丫鬟,见她这身衣裳,便知是府里新来的丫鬟萍儿。二人心想,这萍儿十五六岁的年纪,难道她少女思春看上了白先生的风采?

  宋老爷哼笑一声,不甚在意,微微瞥向了金家小姐。只见大夫人喝了口茶,便与金家小姐叙起话来,也没在意那丫鬟。

  白鸿雁一见到这丫鬟,直感觉她眉宇间的神色,竟像极了小月,只是她穿着宋府丫鬟的衣服,便不敢辨认。此时一听声音,立即认了出来。他大吃一惊,不敢当众相认,悄悄地道:“小月妹子,你怎么在这里?”

  这丫鬟正是小月,她随着宋老爷一同来到小楼,便在旁默不吭声的瞧着。她惊见到宋红月一身女儿装扮,又见到她与白鸿雁目光相接时,二人充满着柔情密意。此等儿女情愫,她这千年九尾白狐一眼便瞧出来了,尤其真人听说月娘要与他人定亲时,眼露痛楚之色。小月心中一阵慌乱,真人只怕已然坠入情欲苦海。

  她对白鸿雁再有眷恋之意,也不敢耽搁了,其历经千年修炼,便要渡劫成仙,万不可功亏于溃。于是暗下狠心,在为众人斟上茶水时,将忘情离恨水偷偷倒入了一杯茶水中,此刻亲自为白鸿雁端上,只盼他立即喝下,便大功告成了。

  只见小月嘻嘻一笑,闷声道:“公子,快把茶喝了吧。”

  白鸿雁哪里还喝得下茶,心想这小月太顽皮了,竟然扮成了宋府的丫鬟,这要是被发现了,又该如何向宋老爷和大夫人说清楚?一时间心念急转,寻思:“我得想法子把小月带回府。”

  刹那间,却见宋红月双目如电,直视住那丫鬟,突然站起身来,慢慢向她走去,闷闷地说道:“你转过身来。”

  白鸿雁一惊,他知月娘认出了小月,深怕她会为难,急忙起身道:“妹子,我现在便向宋老爷告辞,你悄悄退下,咱们一起回府。”

  小月心中大急,忽然直视住他,激动地道:“快喝下茶!这里的一切不值得你留恋!你的心上人已许配给了别人家的公子哥!你和她之间不会有结果!真人,你醒醒吧!喝下这杯茶,你就不伤心,不难过了!”

  白鸿雁见她好似中邪着魔了似的,双眼直愣愣的瞪着自己,浑不在意周遭的一切。然而,当他听到小月说出“你的心上人已许配给了别人家的公子哥”时,不禁心口阵阵抽痛,忍不住闭眼深叹了口气,只是默默地道:“妹子,你也知道她是宋家小姐了......我知道......我知道是我痴心妄想......”

  小月不愿看他神伤,当即拿起茶杯,便欲强灌入白鸿雁口中。

  忽听得身后一声喝令:“你转过身来!”

  小月一阵惶急,随即镇定,微微一笑,她听出来身后喝令之人便是宋红月。她突然伸手捏住白鸿雁的下巴,便生生将这杯茶灌了下去。

  白鸿雁顿觉被灌入了一口冰水,哪有半点茶的味道。接下来,他心神一阵飘飘然然,眼前朦朦胧胧,回头一望,见宋红月正关切的望着自己,在这顷刻之间,他心摇神驰,只是说了声,“月娘你真美......”,便不省人事了。

  小月长舒一口气,目光呆呆的望向小楼外的天上,神色漠然,心道:“真人要恢复仙身了!我亦要飞跃成仙了!”

  宋红月大惊,她自是认出了小月,只道这妖精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扮成丫鬟闯入她家中图害雁郎。她见雁郎昏了过去,心中大急,大喝一声,突然飞身一跃,伸手便抓向白鸿雁。

  此时此刻,宋老爷、大夫人和金家小姐正在叙话,忽见宋红月宛如发疯一般冲向一个丫鬟,各各惊诧,一时间全呆住了。

  小月猛一回神,心道:“我答应上仙的事已办完,不用再顾忌什么了,便是让世人认出我是狐狸精又如何?”她立即将白鸿雁抱起,双目射出两道红光,身后赫然生出来九条洁白的狐狸尾巴,左右挥舞起来。

  这一瞬之间,木楼里弥漫起一团浓郁的芳香,接着,众人皆是一阵眼花缭乱,意识模糊,什么都没瞧见,便全部昏睡过去了。

  宋红月目眩心惊,大叫:“妖精!你现出原形了!你放下雁郎!”瞬息之间,她的一只手已然抓向了小月的后肩。

  小月微一侧身,立即闪避,其身法如鬼如魅,如风如电,宋红月根本碰不到她半分。只见其身后的九条狐狸尾巴一阵狂舞,向四方散发出一团团的云雾。

  宋红月回身一瞧,只见爹爹、大娘、金家小姐还有众多丫鬟,纷纷倒地不省人事了。她大惊失色,悲急交加,拿起桌上宝剑,纵身一跃,提剑便向小月刺去,口中大叫:“妖精!我和你拼了!”

  小月微微惊异,她的九尾幻术,能迷倒世上所有的生灵,怎么宋小姐尚如此清醒?她很不耐烦,当即深深吸了一口气,回身便向宋红月吹去。

  登时,小月脸色大变,暗暗叫奇,她见宋红月眉心之间灵光四溅,那光芒柔和,清澈,又像一汪清水,尽数将她散出的迷魂雾气化去。

  只见宋红月手持宝剑,正迎面向她刺来。

  小月心中一慌,当即左躲右闪,疾奔出小楼,双足一点,抱着白鸿雁直飞上了天,眨眼便不见了。

  宋红月眼见妖精抓走雁郎,这惊惶瞬间,不禁想着:“今日才向雁郎坦白自己是女子,甜蜜的日子还没开始,雁郎就被这妖精抓走了。听人说,妖精最爱吸食人的精元。”想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冷颤,便是一阵大伤心,忍不住“哇”的一声,嚎哭起来。

  她哭了一阵,心中懊悔不已:“我和雁郎说小月是妖精,他却偏偏不信。我也万没想到,这妖精竟然追到我家来!”转念又想:“她若想加害雁郎,为何迟迟不动手?非要待到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呢?”

  想到这里,方舒了一口气,自语:“雁郎没有死!她并不想害死雁郎!”她精神一振,拿起宝剑,当即奔出了宋府。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