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电子

首页 > 正文

皇上,我把皇后带回来了他欢喜转身却见一堆枯骨,他跪地痛哭

www.btsolar.com2019-08-14
?

  巫山沧海昨天我要分享

  “我要见他!来人呢,我要见他!!来人呢……”

  牢房里,苏予锦紧闭双眼、满身血污,只有嘴里还无意识的念着什么。她已经不知道在这里被关押了多少时日,唯一不变的就是不停的刑罚。从刚进来的针刑,而后来的梳刑,身上已无一处完好。

  苏予锦一动不动的趴着,她不敢动,一动便愈加疼痛。她也不能哭,因为她知道,哭也没有用。她要见皇上,只有见到皇上,一切才会有转机。

  “啪嗒!”牢门打开的声音,在安静的牢房显得格外刺耳。

  又要开始了吗?下一轮的惩罚。

  来人脚步很轻,直到一双明黄色的软靴停在眼前,苏予锦猛地抬头。

  “嘶……”后背拉扯的疼痛抵不住心里蔓延开来的痛,苏予锦眼睛一热,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皇上……”

  

  皇上,大周朝的皇上,她的夫君——谢子苓。他的眉眼还是那样清俊,只是如今他高高在上,而她被碾入尘埃。

  谢子苓没有想到再见苏予锦会是这个样子,囚衣已经看不出颜色,往日飞扬跋扈的人面色萎顿的趴在那里,只有一双眸子亮的惊人。

  谢子苓几乎控制不住就要上前抱起她,他生生扯回已经踏出去的步子,声如寒冰,“朕的好皇后,事已至此,难道你还不肯认罪吗?认了罪,朕倒是可以给你,给你们侯府上下一个痛快。”

  “臣妾无罪!侯府无罪!何来认罪!”苏予锦面色泛着不正常的怒红,神情激奋。

  “苏家和臣妾对皇上一直忠心耿耿,怎会背叛?定是有人心怀不轨,那文书一定是有人偷放在臣妾大哥房中,好让苏家背上通敌叛国的罪名啊,难道皇上也不愿意相信臣妾吗?”

  说到最后,苏予锦语气几乎是卑微的乞求。她苏予锦一生何曾这样卑微过?即使当年嫁给他,也是他求娶啊,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她不能让苏家的一切毁在她手里,还有她的父亲和哥哥,她要求他,求他高抬贵手,她可以死,但绝不能继续拖累父兄!

  “有人心怀不轨,哦?那你告诉朕,是谁心怀不轨,以致使朕错杀了忠良之臣?”谢子苓眸色幽深。

  见苏予锦愕然,谢子苓冷笑一声,道:“把东西带上来,给皇后看看。”

  “是。”太监弓着身子捧上一个盒子进来,将打开的盒子放在苏予锦面前。

  乱糟糟的头发沾满了血污,俊朗的面容已经青灰,如同石雕,双目圆睁,表情痛苦。

  靖安侯,是靖安侯!

  “靖安侯未得召见,竟敢私自带兵入宫,逼朕放了你。”谢子苓面带嘲讽,“朕的好皇后,你还真是不改你水性杨花的本质!”

  “是你!是你杀了他!”苏予锦疯了一样爬起来,一把推开太监,将盒子盖起来紧紧的抱在怀里,“你杀了他,靖安侯府满门忠良啊,你竟然杀了他!”

  “是朕杀了他吗?难道不是你苏家假传圣旨,杀了靖安侯?”谢子苓上前两步,俯身,声音冰冷,“你就抱着他吧,他不是喜欢朕的皇后吗?朕就把皇后送去陪他,朕还要苏家满门给他陪葬,方才对得起靖安侯府满门忠烈!”

  “疯子……疯子……”

  他杀了靖安侯,居然想嫁祸给苏家!苏予锦盯着眼前狰狞的面孔,仿佛第一次看清他。

  大哥当初对她说的话不停地在耳边响起:“谢子苓虽举止温和,但他绝非良善之人,他做事狠辣,不留一丝退路,而且他决不愿屈居人下,受人掌控,并不是锦儿你的良配啊!锦儿,切莫做傻事啊!”

  绝非良配啊……是她当年鬼迷心窍,一心要嫁给还是七皇子的谢子苓!苏家将掌上明珠嫁给他,扶他登上皇位,却落得个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下场!是她,害了苏家,她还害死了靖安侯!

  “谢子苓,你好狠的心呐!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这样对苏家!”苏予锦突然睁开眼睛,直视谢子苓。

  谢子苓被她眼中的吓人的光彩惊住,愣了愣问道:“为何?”

  “因为我怀孕了!谢子苓,我怀孕了,我肚子里是你谢家的嫡长子,是大周未来的太子!”

  “你怀孕了。”谢子苓无意识的将苏予锦的话重复了好几遍,厉声道:“传太医!”

  “皇上。”随着柔柔弱弱的声音,进来的女子身材娇小,眉眼干净无辜,看到坐在地上的苏予锦,她惊讶的捂住了嘴,“姐姐,皇上,姐姐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苏子兮,苏家唯一没有获罪的人。

  

  苏予锦看到她身上的凤袍忍不住冷笑,“子兮,踏着苏家的鲜血穿上这身衣服你可安生,你以为这样你就身份高贵了吗?即使你当了皇后,也是继后,你也只是苏家的庶女!”

  “姐姐这是什么话,子兮不懂。”苏子兮一副泫然若泣的样子,“姐姐定是伤心过度了,还好妹妹带来了御医,给姐姐瞧瞧身子。”

  说着,她转身看向谢子苓,“臣妾没有禀告皇上就私自带了御医来大牢,请皇上责罚,臣妾实在是……实在是担心姐姐的身体。”

  “无妨。”谢子苓揽住苏子兮的肩膀,“你心地良善,朕知道,正好给皇后好好瞧瞧。”

  苏予锦闭上了眼睛,任由御医为她把脉。

  御医细细把了脉,眉头皱起。

  谢子苓神情有些紧张,“如何?”

  “回皇上的话,”那御医径直跪了下来,道:“罪人确实有孕在身,只是龙胎早已停止生长,没了生息。”

  没了生息,就是死胎。

  “不可能!”苏予锦猛的扑了起来,一把扯住御医的衣服,“不可能,你一定是诊错了,怎么可能死了,不会的!”

  谢子苓心里五味杂陈,也不知道是难过还是松了一口气,只是看着苏予锦死死的抓着御医的衣服,因为用力,手上的伤口不停的在流血,可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痛楚一般。看着这样的苏予锦,他心里也不好受。

  “皇上,臣绝没有诊错,大狱刑罚太重,龙胎金贵,如何禁得住。”

  那御医还在苦苦辩解,苏予锦却反应过来了,她抬手指着谢子苓,“是你,是你杀了她,你亲手杀了你的孩子!你不是人!”

  “姐姐,不要再说了,皇上也不是故意的。”苏子兮似乎被她的话吓了一跳,表情哀伤,美眸含泪劝解谢子苓,“皇上节哀,这孩子也是个没福的,做不了皇上的孩子便早早的去了。”

  他的孩子,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谢子苓心上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喘不过气来,看着苏予锦的两行清泪,心头滋味难辨。

  罢了,去便去了吧,活着也是留着苏家的血!谢子苓狠下心来:“传朕旨意,皇后不贤,不能正其身,谋害数十忠臣,妄图染指朝政,苏氏一族心怀不轨,假传圣旨,残害忠良,又意图造反,为儆效尤,废除苏予锦皇后之位,即日处死,靖安侯府一门,凡成年者,直接处斩,未成年者,男丁发配,女眷没官!”

  “谢子苓,我苏予锦从未残害忠良,那都是你指使我的,谢子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此陷害苏家,苏氏一族的冤魂不会放过你的!”

  谢子苓几乎是落荒而逃,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将那声嘶力竭的声音远远的抛在脑后。

  直到谢子苓离开,苏子兮挥了挥手,“都出去,本宫有事和姐姐说。”

  “是。”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苏予锦和苏子兮。

  苏子兮慢慢走到苏予锦面前,慢慢蹲下,轻声笑道:“姐姐不用这么难过,妹妹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姐姐。”

  不待苏予锦说话,苏子兮道:“姐姐的孩子没有死。”她一指苏予锦的肚子,“还好好的在姐姐肚子里呢,真是个顽强的小东西呀,受了那么多罪还没有死。”

  没死?苏予锦眼中慢慢有了光彩,却听苏子兮又道:“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的母亲马上就要死了,他也活不了了,听御医说还是个小皇子,都五个月了,那小手小脚应该长全了吧。”

  “子兮,子兮,他是你的侄子,你的亲侄子呀,我可以死,你得救他,他将会是你唯一的亲人了。”苏予锦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抓住苏子兮,顾不得浑身的伤跪在了苏子兮的面前。

  

  “亲人?我要亲人做什么?”苏子兮突然笑了,神秘兮兮的道:“姐姐,我还要告诉你呢,其实你大哥那封信是我放进去的,除了我,还有谁能接近他的书房呢?而且呀,这一切都是授意于皇上,你的夫君。”

  苏子兮扯过自己的衣服将呆滞的苏予锦掀翻在地,居高临下的看她。“你我姐妹一场,我向来宅心仁厚,你若是给我磕一百个响头,我一开心,或许能救我的小侄子一命。”

  “呵呵……”苏予锦或许是想清楚了苏子兮的真正面目,也不再纠缠于让她去救她的孩子,而是反问道:“子兮,父亲一向对你和梦姨娘最好,你陷害苏家的时候可有半点不安?”

  “好?什么叫好?让我安安分分的当个庶女就是好?让我嫁个庶子就是好?我哪里比你差了?我也要嫁给皇上,当皇后!”

  名:嫡谋凰途

  看到现在苏子兮的模样,与方才的温婉善良大相径庭,苏予锦轻笑出声:“苏子兮,听听,你连疼爱你的父亲都能下的去手,我求你?我求你你就会放过我的孩子?我不求你,我不怕死,我的孩子留着苏家的血,也不怕死,黄泉路上,我们苏家满门好作伴,黄泉路上……”

  苏予锦猛的看向苏子兮,目光狠辣而阴毒,“我们等着你和谢子苓!”

  源于微信 小说书城吧

  收藏举报投诉

  “我要见他!来人呢,我要见他!!来人呢……”

  牢房里,苏予锦紧闭双眼、满身血污,只有嘴里还无意识的念着什么。她已经不知道在这里被关押了多少时日,唯一不变的就是不停的刑罚。从刚进来的针刑,而后来的梳刑,身上已无一处完好。

  苏予锦一动不动的趴着,她不敢动,一动便愈加疼痛。她也不能哭,因为她知道,哭也没有用。她要见皇上,只有见到皇上,一切才会有转机。

  “啪嗒!”牢门打开的声音,在安静的牢房显得格外刺耳。

  又要开始了吗?下一轮的惩罚。

  来人脚步很轻,直到一双明黄色的软靴停在眼前,苏予锦猛地抬头。

  “嘶……”后背拉扯的疼痛抵不住心里蔓延开来的痛,苏予锦眼睛一热,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皇上……”

  

  皇上,大周朝的皇上,她的夫君——谢子苓。他的眉眼还是那样清俊,只是如今他高高在上,而她被碾入尘埃。

  谢子苓没有想到再见苏予锦会是这个样子,囚衣已经看不出颜色,往日飞扬跋扈的人面色萎顿的趴在那里,只有一双眸子亮的惊人。

  谢子苓几乎控制不住就要上前抱起她,他生生扯回已经踏出去的步子,声如寒冰,“朕的好皇后,事已至此,难道你还不肯认罪吗?认了罪,朕倒是可以给你,给你们侯府上下一个痛快。”

  “臣妾无罪!侯府无罪!何来认罪!”苏予锦面色泛着不正常的怒红,神情激奋。

  “苏家和臣妾对皇上一直忠心耿耿,怎会背叛?定是有人心怀不轨,那文书一定是有人偷放在臣妾大哥房中,好让苏家背上通敌叛国的罪名啊,难道皇上也不愿意相信臣妾吗?”

  说到最后,苏予锦语气几乎是卑微的乞求。她苏予锦一生何曾这样卑微过?即使当年嫁给他,也是他求娶啊,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她不能让苏家的一切毁在她手里,还有她的父亲和哥哥,她要求他,求他高抬贵手,她可以死,但绝不能继续拖累父兄!

  “有人心怀不轨,哦?那你告诉朕,是谁心怀不轨,以致使朕错杀了忠良之臣?”谢子苓眸色幽深。

  见苏予锦愕然,谢子苓冷笑一声,道:“把东西带上来,给皇后看看。”

  “是。”太监弓着身子捧上一个盒子进来,将打开的盒子放在苏予锦面前。

  乱糟糟的头发沾满了血污,俊朗的面容已经青灰,如同石雕,双目圆睁,表情痛苦。

  靖安侯,是靖安侯!

  “靖安侯未得召见,竟敢私自带兵入宫,逼朕放了你。”谢子苓面带嘲讽,“朕的好皇后,你还真是不改你水性杨花的本质!”

  “是你!是你杀了他!”苏予锦疯了一样爬起来,一把推开太监,将盒子盖起来紧紧的抱在怀里,“你杀了他,靖安侯府满门忠良啊,你竟然杀了他!”

  “是朕杀了他吗?难道不是你苏家假传圣旨,杀了靖安侯?”谢子苓上前两步,俯身,声音冰冷,“你就抱着他吧,他不是喜欢朕的皇后吗?朕就把皇后送去陪他,朕还要苏家满门给他陪葬,方才对得起靖安侯府满门忠烈!”

  “疯子……疯子……”

  他杀了靖安侯,居然想嫁祸给苏家!苏予锦盯着眼前狰狞的面孔,仿佛第一次看清他。

  大哥当初对她说的话不停地在耳边响起:“谢子苓虽举止温和,但他绝非良善之人,他做事狠辣,不留一丝退路,而且他决不愿屈居人下,受人掌控,并不是锦儿你的良配啊!锦儿,切莫做傻事啊!”

  绝非良配啊……是她当年鬼迷心窍,一心要嫁给还是七皇子的谢子苓!苏家将掌上明珠嫁给他,扶他登上皇位,却落得个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下场!是她,害了苏家,她还害死了靖安侯!

  “谢子苓,你好狠的心呐!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这样对苏家!”苏予锦突然睁开眼睛,直视谢子苓。

  谢子苓被她眼中的吓人的光彩惊住,愣了愣问道:“为何?”

  “因为我怀孕了!谢子苓,我怀孕了,我肚子里是你谢家的嫡长子,是大周未来的太子!”

  “你怀孕了。”谢子苓无意识的将苏予锦的话重复了好几遍,厉声道:“传太医!”

  “皇上。”随着柔柔弱弱的声音,进来的女子身材娇小,眉眼干净无辜,看到坐在地上的苏予锦,她惊讶的捂住了嘴,“姐姐,皇上,姐姐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苏子兮,苏家唯一没有获罪的人。

  

  苏予锦看到她身上的凤袍忍不住冷笑,“子兮,踏着苏家的鲜血穿上这身衣服你可安生,你以为这样你就身份高贵了吗?即使你当了皇后,也是继后,你也只是苏家的庶女!”

  “姐姐这是什么话,子兮不懂。”苏子兮一副泫然若泣的样子,“姐姐定是伤心过度了,还好妹妹带来了御医,给姐姐瞧瞧身子。”

  说着,她转身看向谢子苓,“臣妾没有禀告皇上就私自带了御医来大牢,请皇上责罚,臣妾实在是……实在是担心姐姐的身体。”

  “无妨。”谢子苓揽住苏子兮的肩膀,“你心地良善,朕知道,正好给皇后好好瞧瞧。”

  苏予锦闭上了眼睛,任由御医为她把脉。

  御医细细把了脉,眉头皱起。

  谢子苓神情有些紧张,“如何?”

  “回皇上的话,”那御医径直跪了下来,道:“罪人确实有孕在身,只是龙胎早已停止生长,没了生息。”

  没了生息,就是死胎。

  “不可能!”苏予锦猛的扑了起来,一把扯住御医的衣服,“不可能,你一定是诊错了,怎么可能死了,不会的!”

  谢子苓心里五味杂陈,也不知道是难过还是松了一口气,只是看着苏予锦死死的抓着御医的衣服,因为用力,手上的伤口不停的在流血,可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痛楚一般。看着这样的苏予锦,他心里也不好受。

  “皇上,臣绝没有诊错,大狱刑罚太重,龙胎金贵,如何禁得住。”

  那御医还在苦苦辩解,苏予锦却反应过来了,她抬手指着谢子苓,“是你,是你杀了她,你亲手杀了你的孩子!你不是人!”

  “姐姐,不要再说了,皇上也不是故意的。”苏子兮似乎被她的话吓了一跳,表情哀伤,美眸含泪劝解谢子苓,“皇上节哀,这孩子也是个没福的,做不了皇上的孩子便早早的去了。”

  他的孩子,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谢子苓心上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喘不过气来,看着苏予锦的两行清泪,心头滋味难辨。

  罢了,去便去了吧,活着也是留着苏家的血!谢子苓狠下心来:“传朕旨意,皇后不贤,不能正其身,谋害数十忠臣,妄图染指朝政,苏氏一族心怀不轨,假传圣旨,残害忠良,又意图造反,为儆效尤,废除苏予锦皇后之位,即日处死,靖安侯府一门,凡成年者,直接处斩,未成年者,男丁发配,女眷没官!”

  “谢子苓,我苏予锦从未残害忠良,那都是你指使我的,谢子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此陷害苏家,苏氏一族的冤魂不会放过你的!”

  谢子苓几乎是落荒而逃,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将那声嘶力竭的声音远远的抛在脑后。

  直到谢子苓离开,苏子兮挥了挥手,“都出去,本宫有事和姐姐说。”

  “是。”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苏予锦和苏子兮。

  苏子兮慢慢走到苏予锦面前,慢慢蹲下,轻声笑道:“姐姐不用这么难过,妹妹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姐姐。”

  不待苏予锦说话,苏子兮道:“姐姐的孩子没有死。”她一指苏予锦的肚子,“还好好的在姐姐肚子里呢,真是个顽强的小东西呀,受了那么多罪还没有死。”

  没死?苏予锦眼中慢慢有了光彩,却听苏子兮又道:“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的母亲马上就要死了,他也活不了了,听御医说还是个小皇子,都五个月了,那小手小脚应该长全了吧。”

  “子兮,子兮,他是你的侄子,你的亲侄子呀,我可以死,你得救他,他将会是你唯一的亲人了。”苏予锦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抓住苏子兮,顾不得浑身的伤跪在了苏子兮的面前。

  

  “亲人?我要亲人做什么?”苏子兮突然笑了,神秘兮兮的道:“姐姐,我还要告诉你呢,其实你大哥那封信是我放进去的,除了我,还有谁能接近他的书房呢?而且呀,这一切都是授意于皇上,你的夫君。”

  苏子兮扯过自己的衣服将呆滞的苏予锦掀翻在地,居高临下的看她。“你我姐妹一场,我向来宅心仁厚,你若是给我磕一百个响头,我一开心,或许能救我的小侄子一命。”

  “呵呵……”苏予锦或许是想清楚了苏子兮的真正面目,也不再纠缠于让她去救她的孩子,而是反问道:“子兮,父亲一向对你和梦姨娘最好,你陷害苏家的时候可有半点不安?”

  “好?什么叫好?让我安安分分的当个庶女就是好?让我嫁个庶子就是好?我哪里比你差了?我也要嫁给皇上,当皇后!”

  名:嫡谋凰途

  看到现在苏子兮的模样,与方才的温婉善良大相径庭,苏予锦轻笑出声:“苏子兮,听听,你连疼爱你的父亲都能下的去手,我求你?我求你你就会放过我的孩子?我不求你,我不怕死,我的孩子留着苏家的血,也不怕死,黄泉路上,我们苏家满门好作伴,黄泉路上……”

  苏予锦猛的看向苏子兮,目光狠辣而阴毒,“我们等着你和谢子苓!”

  源于微信 小说书城吧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