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电子

首页 > 正文

他是个路痴并且恐高,却依旧当上主角,作者表示毫无办法

www.btsolar.com2019-08-19

小说:他是个路痴并且恐高,却依旧当上主角,作者表示毫无办法

恐惧源自心头,慌神之中,刘昊飞周身的灵气溃散,他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下落。

琳诗月见刘昊飞从凝冰剑上摔落下去,急忙伸手拽住刘昊飞的衣角。往回一扯,“咔擦”一声,衣服却撕裂开来。

本能的反应使得刘昊飞迅速抓住琳诗月的手臂,整个人悬坠在空中。

“你胆子还能再小一点吗?”

琳诗月无语道,手臂一抬,将刘昊飞拖拽到凝冰剑上。

“我都说了我恐高,你这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谁受得了?”

刘昊飞掷地有声,极力反驳道。

对于眼前这个死皮赖脸的家伙,琳诗月没再搭理,只顾控制着凝冰剑低空飞行。

由于凝冰剑的飞行速度下降,直到天色暗淡,二人才飞入离水宗的势力范围内。

临别之时,琳诗月递给了刘昊飞一瓶三阶的疗伤灵丹,足有二十多粒。

“三阶的疗伤灵丹?这种宝贝也只有你才能拿的出来。”

刘昊飞握着手中的玉瓶,感激的看了一眼琳诗月,颔首笑道。这种宝贵的疗伤灵丹此刻正是他所需要的,烛火宗存留的众人当中,肯定有许多受了重伤的,普通的疗伤灵丹无济于事,只有像这种高阶灵丹,才有效果。

“做好你这个烛火宗少宗主该做的事,不要让宗内的弟子寒了心。毕竟以后宗门的力量要大过于一人,只有宗门强大,你以后的路会要好走一些。”琳诗月的目光从刘昊飞身上一扫而过,随后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你......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做事别跟傻子一样。”

说完,琳诗月驾驭着凝冰剑,渐渐的消失在天际。

望着那道远去的流光,刘昊飞心中暖暖的,看着手中的玉瓶,低声喃喃道:“你也要保护好自己。”

“什么人!”

刘昊飞还未缓过神来,便听见一声吆喝,随之数道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几个人统一身着蓝白相间的道袍,腰间悬挂着一枚圆形玉佩。

“在下是烛火宗的宗内弟子,前些时候和宗门走散了,听闻本宗暂居于离水宗,所以前来和宗门汇合。”

刘昊飞对着出现的几人缓缓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我们直接领你去烛火宗的驻地好了。”

带头的一位青年目光中透着一丝不屑,声音冷淡的道。

“那就多谢各位。”

象征性的点头表示感谢,刘昊飞自然能感受到面前这几人对他的不屑,不过他并未放在心上。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宗门,找到父亲母亲。

烛火宗投奔离水宗,离水宗宗主慕羽火虽然不情愿,但看在亲家宗门的份上,也不好拉下脸皮赶走,只能给了一处小山峰作为安置之所。

小山峰位于离水宗势力范围的最外围,除了地处偏僻,灵兽众多,甚至还要面临一些散修的侵扰,但至少不会有青幕宗的追杀。

在几个离水宗弟子的带领下,刘昊飞来到了烛火宗所在的小山峰。

虽然对这几个离水宗的弟子不爽,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刘昊飞拿出数十块灵石,依次分予众人,接着又是一番道谢。

灵石在手,一切好说,几个离水宗弟子态度倒是和善了许多,叮嘱了一番注意事项,然后直接离开了。

刘昊飞激动不已,火急火燎的奔向小山峰,迎面两个烛火宗弟子将他拦住。

“少......少宗主!”

两名烛火总弟子震惊不已,急忙行礼。

“嗯,带我去见我父母。”

刘昊飞点头示意道。

两名烛火宗弟子对视了一眼,随后领着刘昊飞上了山。

沿途的山道两侧都是一些弟子开辟的山洞,虽然简陋,但至少有了栖息之所。

快要到山顶,两名烛火宗弟子不走了,指着上方一侧巨大的山洞说道:“少宗主,那里就是宗主的洞府。”

“好,辛苦了。”

刘昊飞也不吝啬,直接给了两人各十块灵石,起身向着那山洞奔去。

看着手中的灵石,两名弟子一脸震惊。

“刚刚少宗主是如何拿出灵石的?”

“我没太注意,好像青光一闪。”

“储物戒指?难不成少宗主恢复修为了?”

“这......”

两人一边议论,一边往回走,越聊越激动。

刘昊飞进了山洞,只见山洞崎岖,开凿了许多通道。

“大仙!大仙你总算回来了!呜呜呜呜......”

正在搬运石头的陆鸿晋一眼看见了刘昊飞,激动的冲了过来,抓着刘昊飞的手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眼泪鼻涕尽数擦在了刘昊飞的衣服上。

刘昊飞嘴角抽了抽,强忍着没踹开陆鸿晋。

“大仙啊!青幕宗那帮杀千刀的!不得好死!”

陆鸿晋哭泣完了,嘴里接着谩骂起来。

“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说,我母亲在哪里?”

刘昊飞有些急迫的问道。

“嗷,跟我来。”

陆鸿晋拉着刘昊飞朝着山洞深处走去。

很快,来到一间石室。此刻,石室之中站着许多人。刘远山,周君竹,于淼,慕有缺等等。

“娘!”

一进到石室,刘昊飞一眼便看见站在其中的周君竹,激动的喊道。

“小飞!”

一声亲切的回应,让刘昊飞的情绪瞬间崩溃,泪水止不住的在眼眶中打转。

周君竹刮了一下刘昊飞的鼻子,眼眶一下子湿润了,但还是笑道:“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羞不羞?”

见周君竹没事,刘昊飞一棵悬着的心终于沉了下来。

“娘,你的伤?”

刘昊飞有些狐疑道。这件事他是听琳诗月说的,不过此刻见周君竹一点事情都没有,不禁开始怀疑消息的准确度。

“这还多亏了有缺。有缺向他的父亲求得了一小片风雪月的花瓣,娘的伤势才得以痊愈,修为也精进了不少。”

周君竹说着,目光柔和的看着站在一旁的慕有缺。

“是啊,是啊,多亏了慕姐姐,大仙,你娶了这么美丽善良,温柔大方的神仙姐姐,俺都有点羡慕了。”

陆鸿晋突然探出头,添油加醋道。

“瞎说什么!”

刘昊飞抬起手,猛的给了陆鸿晋一下子。

慕有缺默不作声,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

“多谢慕姑娘的救命之恩。”

刘昊飞郑重的对着慕有缺行了一礼道。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