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电子

首页 > 正文

暗访红灯区女工作者一天接个客人只挣元身体没有猪肉值钱

www.btsolar.com2019-07-21

  你知道“穷到卖身”是种什么感受吗?

  今天想讲讲,在边缘挣扎的x工作者,和她们所处的真实人间炼狱。

  

  1

  身处人间的地狱

  在孟买最大的红灯区,有一群女孩,她们为了摆脱家庭的贫困,从偏远地区来到大城市,结果等待她们的却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11岁的Goodie,家境贫困,邻居阿姨帮她介绍了一份女佣工作,一周可以赚5英镑。

  

  当Goodie到了孟买后,才意识到自己是被诱拐当妓女,但一切都晚了。

  她面临的是,没有饭吃、被皮条客死死地看管、用棍子毒打、虐待、强j、死亡威胁、关进一米高盒子一样的笼子里,进行精神上的摧残。

  最长一段时间,Goodie在笼子里被关了6个月,直到将她精神麻痹到完全顺从,说东,她不敢说西。

  

  很多p客喜欢未成年人x工作者,因为处女的话,染病的几率会大大降低。

  在艾滋病的全球信息网站上数据显示,相较于正常人来说,x工作者患上艾滋病的概率是一般人群的十三倍。

  x工作者因为经济薄弱或者受到客人的强制,没有办法持续地使用避孕套。

  莲花巴士曾做过一次调查,被调查的x工作者中,

  超过三分之一曾经患过传染性性病;

  46%的妇女没有定期做妇科检查;

  70%曾遇到过在接待客人时没有安全套的情况,但将近一半的人并未做过艾滋病病毒检测。

  HIV感染率高到人难以想象。

  x工作者面临三大考验:生存、性病和死亡。

  导演米歇尔·格拉沃格在他的镜头中,以旁观者的视角,记录着x工作者的生活、痛苦和挣扎,和这个灰色的世界。

  影片中,孟加拉底层x工作者每天要接40个客人,折合成人民币是15元。

  在加尔各答,有超过10000名的未成年x工作者,而她们每人每天的收入不超过2美元。

  

  在孟加拉的贫民窟妓院,在那条狭窄又黑暗的甬道上,站满了各色各样的x工作者,年纪都不是很大。

  两个年幼的未成年x工作者的对话刺痛着每一个人的心。

  “不要笑,这会带来厄运。”

  “难道我一辈子都要哭吗?”

  在她们的内心中,深知未来和无法改变的现状,但无能为力。

  

  2

  人肉还没有猪肉值钱

  在现实世界中,x工作者面临着扫黄罚款拘留、被客人欺负、染病,甚至人口拐卖等种种问题,一切,不堪重负。

  曾在网上看到过一个案例,有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女孩小玉,因为钱走上了这条路。

  有一次服务的时候,她遇着了个40多岁的男人,那种惴惴不安的感觉极其强烈。

  因为那个男人喝了很多的酒,情绪有些不稳定,进门后还将门反锁,开始让小玉“伺候”他。

  当时只有两个人在房间里,就因为小玉没有放好衣服位置这件小事,他开始胡乱地摔东西,发脾气。

  小玉说,那个时候就只能等他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情,才能结束这场噩梦。出了房间那一刻,她能感受到真正轻松和解脱。

  在一些客人眼里,她们只是为其服务的工具。

  她说,那感觉就像是卖猪肉,猪肉还几块钱一斤呢,人肉真的太不值钱了。

  还有一次,小玉遇着了一位客人,在结束后给她发了个微信红包,当时很匆忙,没有来得及看,最后翻看手机的时候,发现只有一元红包。

  等她跑下楼,连个人影都不剩。

  她瘫坐在路边,待了很久。

  更甚之,x工作者被性侵,也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兴平市阜寨镇何孔村曾发生一场对x工作者的多人轮j案。

  孔国柱,孔国强,和朋友韩小宝,王佳,丁维洲一起吃饭,随后,有人提议去县城里找小姐。

  让同村的郭红星拿着160元钱骑着摩托车来到了新建二巷“辣妹”美容美发厅店门口,问x工作者罗倩倩包夜多少钱?

  150元。

  随后,罗倩倩提醒他包夜是发生两次x关系。

  然而,罗倩倩被带到他们几个人所在的牡丹旅社之后,发现房间里还有几个人,开始警惕,但当她想走的时候,被韩小宝和郭红星抓住了胳膊。

  罗倩倩想凭借上厕所的机会离开,但他们说,就在阳台解决吧,最后她被强行留了下来。

  “你乖乖地,听话。”

  “你好好的,不让就弄死你。”

  脚踢、掐脖子、用皮带恐吓......

  他们对罗倩倩实施了强j高达16次,其中郭红星5次,王佳4次,丁维洲2次,韩小宝2次,孔国强2次,孔国柱1次。

  很多x工作者面对这些问题,都不敢发声,选择了默默忍受或者消极回避。

  诚然,从事这一行业,会遭受到很多非议和冷眼旁观。但我想说,x工作者就活该遭受这样的对待吗?

  3

  穷和教育程度成为她们的桎梏

  有超过20%的菲律宾人口仍处于世界贫困线以下,平均日工资在1.25美元以下。菲律宾从事性工作的人数占东南亚地区最高,约有45-50万人。大面积的贫困人口成为促成性产业发展的主要原因。中国性工作者权益状况调查与分析报告显示,性工作者中的教育水平,初中以及初中以下占到了62.3%,高中的占21%,职高或专科占16.3%。性工作者的人数和教育水平呈反比。她们收入的出处,大部分是用来满足基本生活开支和贴补家用的。

  回奶奶家的时候,听他们谈到,隔壁有一个小姐姐——小祎。

  出生自农村,初中没毕业,就去外地打工,没过多久,听她家人说,小祎做了性工作者,她每个月会寄钱回来,不到两年,家里的土房子变成了小洋楼,家里人也有了三轮车。

  有些人迫于经济压力,从一些贫困偏远的地区来到城市,又苦于教育程度不是很高,找不到很好的工作。

  但是她们背负着家庭的负担(供养父母、重病在身的话需要医疗费用、供弟弟妹妹上学),只好选择这类收入很快而且较为不错的行业。

  贫困和家庭的负担压着她们,喘不过气。

  4

  她,可能是一位母亲

  x工作是让很多人觉得可耻或趋而避之的。

  在法律本身来说,是决不允许的,从道德的角度来讲,它几乎就是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的一出惨剧。

  因为认知方面的匮乏,在我们的价值观念中充斥着刻板印象,比如先入为主的误解和偏见——她们是自甘堕落的边缘群体,也让x工作者和外界之间形成了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而她们的生存和生活的状况和权益保护一直是被忽略的方面。

  《边援人》中记录一群人,他们是Project X帮助x工作者公益组织中,一群为边缘人伸出援手的援人者。

  

  思慧毕业后,来到新加坡找工作,她在Project X待了六年。

  每天晚上9、10点她开始工作,每周去5、6个红灯区,派发免费的保险套和润滑油,以减少x工作者感染艾滋病的风险。

  刚开始,思慧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跟她们解释,让她们能够放下防备心,讲出自己的事情,以便为那些被打、被欺负的x工作者提供法律上的帮助。

  她说,没有一个人应该受到欺凌。

  有的人会问,

  “为什么你要帮助“这种”人?为什么不去帮助一些“更好”的人?

  这些人(x工作者)所受的苦是他们自己的错。”

  创办人黄玉玲说,“没有人是容易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问题,有着不同的悲哀。”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