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电子

首页 > 正文

少的我

www.btsolar.com2019-07-20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是不愿意去回忆自己的童年时光,哪怕有人提起,我也会努力制止。它对我来说是黑暗的,是一条看不光的成长路。

  我记得那会,我最爱趴在窗台上,等着家人把我带走,或者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我拥抱,而不是莫名的责骂。努力把我从那个世界里带出来。每当我向他们招手时,更多的是冷眼相对。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只能假装像个傻子一样的逃避这一切,久而久之,它像个胎记深深刻在脑海。

  记得三四年级的时候,最期待有一天,大人们对我说:你可以不用在这了,去个不在我熟悉的环境下继续读书。只有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在假装什么,更不需要去面对这里的一切。

  这些也只是脑海里过一过瘾,骨子的傲气无法妥协这一切,哪怕痛到极点我也只是咬一下嘴唇。

  这样日子一直伴随我走了几年,我已经不记得当时的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可我知道每个人在背后的故事。

  陪伴我最多的是一台旧不成样的自行车,没有刹车,脚踏板就剩下个骷髅轴。就它成了我唯一的发泄自己的工具。不知道是自己技术太好,还是不怕死,什么地方都去,破车驮着双轮车也可以在马路上飞驰。

  可它每一次载着我上学,我就很沮丧,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讨厌读书,大概是因为所有的骄傲在读书的那一刻起被磨灭的一干二净。

  每个人生活的环境下都个反面教材,而我就是那个反面教材。大人们的一言一行,每个眼色我都努力的记下来。为了不挨骂,察言观色这个技能都成了生存的基本功。

  我觉得那是痛苦的,可就是这样的痛苦差点要了我的命。我也就因此放弃了自己,至于以后的事情,压根没有想过。

  这样的生活伴随我走了五年。到了初二的时候,似乎问题已经很严重了,老洪直接找我爸妈,我在门口断断续续的听到他们的对话,大概是说,我这样下去比较危险,家人从老师那出来没有对我说什么就走了。

  后来一段时间老洪找我越来越频繁,也不让我一个人坐一桌。那会的自己是已经与人隔绝的,不爱说话,更不乐意与人交流什么,课上也就是发呆。老洪每周还要我写周记,起初我还是会敷衍他,渐渐自己也开始重视起来了。

  到了初二下学期,整个人状态开始变化了,一个话唠就此诞生。因为小时候就特别能扯,编起故事来自己都会感动的那种。从那时起,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似乎晚了点,但我自己觉得还好,至少活了过来。

  长大后,我才知道那会的自己患上了忧郁症。如果没有老洪,或许我真的废了。

  初三那会,一群人早早就放弃了学业,恋爱的小纸条满天都是,而我如初梦醒来,拼音还不知道怎么写的我,对赌时光。没有赢,也没有输。顺其自然上了个阶梯。

  高一高二浑浑噩噩过了两年,和许多人一样,在不颓废的情况下尽情的玩。抽烟喝酒一个不落,除了不打架。欺负班里的脑子不好使的人,给大伙出各种馊主意,可这些只停留在了高一高二。

  高三那会,自己是比较压抑的。在高强度的学习压力下,人也开始变得不在闹。更主要的还是因为遇见她,跟每个少年一样。

  一次学校举办了个叫感恩的活动,主讲这者把台下的我们说的哭声一片,在人群里有个身影走上了讲台,那画面至今记在脑海里。

  直到快要高考,在给老班卖报纸的时候,看到了她写的那封感谢信。偷偷瞄了一眼就揣进口袋,我也明白了她那会为什么哭的这么厉害。

  原来打算大学去个陌生的城市,可后来我还是选择这里。至于大学里什么要做社团,或者说社团的名字是EA SHOW,大概也是因为她吧。

  这么多年,在成长的道路上,老洪把我拽了回来,而她伴随我的成长。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