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电子

首页 > 正文

邯郸中院故意折腾当事人 被指滥用职权浪费司法资源

www.btsolar.com2019-09-09

  灰墙视角2天前我要分享

  一目了然的违法执行案,在河北邯郸市丛台区人民法院自行纠错的情况下,对方当事人上诉至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邯郸中院主审法官很清楚此为应当依法撤销的违法执行,但其却故意找了个莫须有的理由,将案件发回丛台法院重新审查,以此来回折腾案件当事人,浪费宝贵的司法资源。

  

  空白合同惹麻烦

  河北邯郸的朱有民先生,因经营需要向邯郸市助业瑞信担保有限公司借款500万元。

  借款前,助业公司称其要向社会融资后才有钱借给朱先生,并且,该公司要以朱先生的名义对外进行融资。于是,朱先生按该公司的要求,向其提供了几份签了名字的空白借款合同、银行卡及网银。

  2014年2月24日,助业公司通过其法定代表人卢立新的银行卡,将500万借款转给了朱先生。

  半年后的2014年9月,朱先生突然收到邯郸市丛台区人民法院发来的诉状,内容是一个叫崔凌的人状告他,称他于2014年6月23日通过借款合同方式向崔凌借款395万元,截至起诉当日没有收到过一分钱的利息,多次催要也不给。

  朱先生一看不对劲,首先他不认识崔凌,更没向她借过钱。再说了,他向助力公司借款的时间是2014年2月24日,而不是崔凌所称的2014年6月23日;再加上借款金额也不对,他向助力公司借的是500万,而崔凌这笔款只有395万。

  于是,他便在法院的组织下与崔凌进行多次协商。协商过程中双方都认为,反正朱先生欠助力公司的500万借款迟早都得偿还,再加上该395万数字并没有超出其向助力公司所借的500万金额,把款还给崔凌也等同于偿还了助力公司的借款。

  通过充分考虑后,朱先生与崔凌于2015年2月27日达成调解协议,由朱先生偿还崔凌395万元,丛台区法院为此出具了“(2014)丛民初字第1667号”调解书。

  

  500万交给警方的后遗症

  就在朱先生与崔凌达成调解协议的第二天——即2015年2月28日上午,朱先生接到邯郸市公安局的电话,公安局称他们是“邯郸市助业瑞信担保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专案组”,专案组说崔凌状告朱先生的民事案件中所涉及的395万元不能交到法院,因为该案涉及的全部金额都属于赃款,都要交到专案组指定的账户。

  随后,朱先生与专案组及法院进行沟通,这笔款究竟交给哪个部门?请求执法机关尽快达成一致意见。

  2015年3月19日,邯郸市公安局丛台分局专案组给丛台区法院发来《关于建议移送朱有民一案的函》,内容是朱先生涉嫌邯郸市助业瑞信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要求法院将崔凌状告朱先生的民事案件全部移送公安机关进行依法处理。

  

  针对助业瑞信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邯郸市政法委于2015年3月20日牵头组织召开协调会,丛台区法院、邯郸市公安局、非吸案专案组、法制科等相关负责同志参会。会议一致决定,将崔凌状告朱先生的民事案卷全部移送公安,由公安机关按司法程序依法统一处理。

  接着,朱先生按照会议决议,将通过助业公司借来的500万元交到了公安机关的专案组,专案组为其开具了收款收据,朱先生将该收款收据复印后交到了丛台法院执行局孟宪军法官的手中。为此,丛台区法院依法对崔凌与朱先生达成的民事调解案发出中止执行裁定。

  

  500万已交给警方,法院也裁定依法中止执行,检察院也对朱先生涉嫌的非吸一案作不予起诉处理,按理说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变故发生在2018年7月15日。

  当天,朱先生收到法院发来的信息,称原移送公安统一处理的崔凌状告朱先生案,丛台区法院作出“(2014)丛民初字1667号”裁定,决定对案件恢复执行,并作出“(2018)冀0403执恢186号”执行决定书,于2018年7月16日将朱先生及妻子黄如霞纳入失信人员,冻结了朱先生和妻子的多张银行卡。

  

  本来已经移送公安处理的案件,法院怎么突然无故恢复执行呢?为此,朱先生向丛台区法院提出执行异议。

  丛台区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已经移交公安,应当中止执行,且已作出中止执行裁定,因此恢复执行不妥,依法应当撤销。为此,丛台法院于2019年3月8日作出“(2018)冀0403执异224号”裁定:撤销恢复执行裁定、解除限制消费和失信人员。

  

  丛台法院裁定撤销恢复执行后,崔凌不服,上诉至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邯郸中院以刘海明为审判长的合议庭审理后认为,丛台法院认为朱先生涉嫌非吸已经移交公安部门,本案应当中止执行,但丛台法院对该案被执行人黄如霞是否存在中止执行的事实没有查清的情况下,即认为恢复执行的行为不妥,恢复执行过程中的强制执行措施应予撤销,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于2019年7月29日作出“(2019)冀04执复83号”裁定:撤销丛台区法院“(2018)冀0403执异224号”执行裁定,发回丛台区法院重新审查。

  

  邯郸中院的裁定让朱先生很不理解,黄如霞并不是本案的借款人,只因当时借款时她与朱先生还是夫妻关系,因此才被硬生生地被拉进民间借贷案当共同被告,这对黄如霞来说本身就挺冤枉了。

  并且,崔凌状告朱先生一案已全部移送公安机关处理,连朱先生的被执行主体都不复存在,那么作为依附于朱先生的黄如霞,又怎么可能成为独立的被执行人呢?

  另,邯郸中院合议庭认为,朱先生退给助业公司专案组的500万元,虽专案组已在丛台区法院取证时开具了证明,证实崔凌通过助业公司借给朱先生的395万,已在专案组侦查的非吸案当中,但专案组并未将此款还给崔凌,这就证明此款与助业公司非息案无关。

  这就奇怪了,稍微有一点法律常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此说法纯粹是胡搅蛮缠,同是司法机关,同一笔借款,公安机关出具的法律文书到了法院怎么就成废纸一张了呢?不管专案组追缴到的非吸案资金通过什么方式退还给受害人,不管受害人是否能够足额拿回全部资金,法院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对已经移交公安机关统一处理的案件再裁定恢复执行的。除非,法官非要进行枉法裁判。

  为此,法学专家认为,邯郸中院对该执行案发回重审的理由纯属胡扯,这完全是故意折腾案件当事人,在浪费国家宝贵的司法资源,经办法官有滥用职权之嫌。

  收藏举报投诉

  一目了然的违法执行案,在河北邯郸市丛台区人民法院自行纠错的情况下,对方当事人上诉至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邯郸中院主审法官很清楚此为应当依法撤销的违法执行,但其却故意找了个莫须有的理由,将案件发回丛台法院重新审查,以此来回折腾案件当事人,浪费宝贵的司法资源。

  

  空白合同惹麻烦

  河北邯郸的朱有民先生,因经营需要向邯郸市助业瑞信担保有限公司借款500万元。

  借款前,助业公司称其要向社会融资后才有钱借给朱先生,并且,该公司要以朱先生的名义对外进行融资。于是,朱先生按该公司的要求,向其提供了几份签了名字的空白借款合同、银行卡及网银。

  2014年2月24日,助业公司通过其法定代表人卢立新的银行卡,将500万借款转给了朱先生。

  半年后的2014年9月,朱先生突然收到邯郸市丛台区人民法院发来的诉状,内容是一个叫崔凌的人状告他,称他于2014年6月23日通过借款合同方式向崔凌借款395万元,截至起诉当日没有收到过一分钱的利息,多次催要也不给。

  朱先生一看不对劲,首先他不认识崔凌,更没向她借过钱。再说了,他向助力公司借款的时间是2014年2月24日,而不是崔凌所称的2014年6月23日;再加上借款金额也不对,他向助力公司借的是500万,而崔凌这笔款只有395万。

  于是,他便在法院的组织下与崔凌进行多次协商。协商过程中双方都认为,反正朱先生欠助力公司的500万借款迟早都得偿还,再加上该395万数字并没有超出其向助力公司所借的500万金额,把款还给崔凌也等同于偿还了助力公司的借款。

  通过充分考虑后,朱先生与崔凌于2015年2月27日达成调解协议,由朱先生偿还崔凌395万元,丛台区法院为此出具了“(2014)丛民初字第1667号”调解书。

  

  500万交给警方的后遗症

  就在朱先生与崔凌达成调解协议的第二天——即2015年2月28日上午,朱先生接到邯郸市公安局的电话,公安局称他们是“邯郸市助业瑞信担保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专案组”,专案组说崔凌状告朱先生的民事案件中所涉及的395万元不能交到法院,因为该案涉及的全部金额都属于赃款,都要交到专案组指定的账户。

  随后,朱先生与专案组及法院进行沟通,这笔款究竟交给哪个部门?请求执法机关尽快达成一致意见。

  2015年3月19日,邯郸市公安局丛台分局专案组给丛台区法院发来《关于建议移送朱有民一案的函》,内容是朱先生涉嫌邯郸市助业瑞信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要求法院将崔凌状告朱先生的民事案件全部移送公安机关进行依法处理。

  

  针对助业瑞信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邯郸市政法委于2015年3月20日牵头组织召开协调会,丛台区法院、邯郸市公安局、非吸案专案组、法制科等相关负责同志参会。会议一致决定,将崔凌状告朱先生的民事案卷全部移送公安,由公安机关按司法程序依法统一处理。

  接着,朱先生按照会议决议,将通过助业公司借来的500万元交到了公安机关的专案组,专案组为其开具了收款收据,朱先生将该收款收据复印后交到了丛台法院执行局孟宪军法官的手中。为此,丛台区法院依法对崔凌与朱先生达成的民事调解案发出中止执行裁定。

  

  500万已交给警方,法院也裁定依法中止执行,检察院也对朱先生涉嫌的非吸一案作不予起诉处理,按理说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变故发生在2018年7月15日。

  当天,朱先生收到法院发来的信息,称原移送公安统一处理的崔凌状告朱先生案,丛台区法院作出“(2014)丛民初字1667号”裁定,决定对案件恢复执行,并作出“(2018)冀0403执恢186号”执行决定书,于2018年7月16日将朱先生及妻子黄如霞纳入失信人员,冻结了朱先生和妻子的多张银行卡。

  

  本来已经移送公安处理的案件,法院怎么突然无故恢复执行呢?为此,朱先生向丛台区法院提出执行异议。

  丛台区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已经移交公安,应当中止执行,且已作出中止执行裁定,因此恢复执行不妥,依法应当撤销。为此,丛台法院于2019年3月8日作出“(2018)冀0403执异224号”裁定:撤销恢复执行裁定、解除限制消费和失信人员。

  

  丛台法院裁定撤销恢复执行后,崔凌不服,上诉至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邯郸中院以刘海明为审判长的合议庭审理后认为,丛台法院认为朱先生涉嫌非吸已经移交公安部门,本案应当中止执行,但丛台法院对该案被执行人黄如霞是否存在中止执行的事实没有查清的情况下,即认为恢复执行的行为不妥,恢复执行过程中的强制执行措施应予撤销,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于2019年7月29日作出“(2019)冀04执复83号”裁定:撤销丛台区法院“(2018)冀0403执异224号”执行裁定,发回丛台区法院重新审查。

  

  邯郸中院的裁定让朱先生很不理解,黄如霞并不是本案的借款人,只因当时借款时她与朱先生还是夫妻关系,因此才被硬生生地被拉进民间借贷案当共同被告,这对黄如霞来说本身就挺冤枉了。

  并且,崔凌状告朱先生一案已全部移送公安机关处理,连朱先生的被执行主体都不复存在,那么作为依附于朱先生的黄如霞,又怎么可能成为独立的被执行人呢?

  另,邯郸中院合议庭认为,朱先生退给助业公司专案组的500万元,虽专案组已在丛台区法院取证时开具了证明,证实崔凌通过助业公司借给朱先生的395万,已在专案组侦查的非吸案当中,但专案组并未将此款还给崔凌,这就证明此款与助业公司非息案无关。

  这就奇怪了,稍微有一点法律常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此说法纯粹是胡搅蛮缠,同是司法机关,同一笔借款,公安机关出具的法律文书到了法院怎么就成废纸一张了呢?不管专案组追缴到的非吸案资金通过什么方式退还给受害人,不管受害人是否能够足额拿回全部资金,法院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对已经移交公安机关统一处理的案件再裁定恢复执行的。除非,法官非要进行枉法裁判。

  为此,法学专家认为,邯郸中院对该执行案发回重审的理由纯属胡扯,这完全是故意折腾案件当事人,在浪费国家宝贵的司法资源,经办法官有滥用职权之嫌。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