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电子

首页 > 正文

两个世代仇敌忽然握手言和,只因年轻君王同病相怜!只可惜太晚了

www.btsolar.com2019-08-24

  原创陈春笔记2019.7.1我要分享

  读史随笔

  【札记前注:近来乱翻书,常常读史,读的是生命的经历,尽管有些已经成为符号,但经过文字的演绎又会展现出生命的力量来。

  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此刻也在历史的进程里面,和千年以前的人们所经历的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无非生生死死,无非内忧外患,无非一直在追寻理想中的桃花源而不得,无非暗自神伤鬓毛衰,唱一曲满江红,看一夜烟花绚烂,却不知烟花也易冷,孤独的击节拍栏杆,随后沉醉于温柔乡,一觉醒来亦是大天明,周而复始罢了。】

  公元1224年之后,整个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的是客观情况,例如有的国家元首因病去世,有的是禅位给儿子,有的是肱股之臣不幸去世。

  总之,世界在变,变得让人无法预料,谁也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用一句浪漫的句子来形容,那就是“许多君王带着未竟的心愿离去,面对风雨中飘摇的帝国大旗,后来人挺身而出扛起,奋力前进。”这话说的大气磅礴,但是事实上这些接手的后续的君主感受到的是战战兢兢和如履薄冰。

  前脚继位夏献宗火烧眉毛的焦急,而后脚刚上台的金国元首金哀宗日子也不好过,名号里叫这个哀字(当然这个哀字是他死后的谥号,并非生前所起),可见内心的悲凉无以复加。

  两位年轻君王感到焦虑的原因都来自于他们的前任君主,也就他们各自的老爸,在给他们留下了人人眼红的皇位的同时,也给他们留下了全天下最大的烂摊子!民不聊生,债台高筑!

  

  夏金两国国内局势都不稳定,新王执政之后,也是倍感压力,心力交瘁。虽然这一切的问题不是由他们来造成,当时的决策者是他们的老爸,但不管怎么样现在却必须由他们来承担这个结果,因为父债子偿是古训,寻常人家都要遵循,何况帝王家,更要做模范带头作用。夏献宗时不时的还能去后宫将他的太上皇老爹臭骂一顿(他是禅位而来,他老爸还在世几年,因此还有请教的机会,更多的是委屈和牢骚),而金哀宗完颜守绪,只能去他老爹的皇陵痛哭流涕,哭完之后,擦干泪,转身还是一副威严的帝王相,不可能哭哭啼啼的坐在皇位上!面对危局,金哀宗力图振作,即位后立即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对内,大胆起用完颜合达、犯人完颜陈和尚等将领,胥鼎等文武兼备的致仕官员;对外,改变宣宗的对夏、宋政策,与西夏与南宋停战、和解,专力抗击蒙古。

  如果放在历史的维度上去观察,实际上这二位仁兄可以抱怨时运不济,当下正是帝国风雨飘摇的时候,但同样要明白造成眼前这一切的,也许并不是他们的老爹,因为他们也只是历史命运的承担者,在适当的时间,正好由他们承担这一切。这样理性的思考,会让人冷静下来,夏、金两国的两位前任君主充其量只是一个掌控着帝国巨舰的舵手,而掀起这滔天巨浪的是战争的源头——是仍在虎视眈眈的蒙古人,或者直接说就是成吉思汗铁木真的精锐铁骑!

  

  ?夏献宗考虑到之前他爸爸在和蒙古人联合攻打金国的过程中不辞而别抛弃盟友的行为得罪了蒙古人。他认定在铁木真回来之后,西夏的日子里肯定不好过!无可奈何的他便派使者穿越大漠,跑到了漠北去联系当地的部落,想要共同对付蒙古人。这个思路没错,但可行性不够,漠北的部落也怕蒙古人,脑袋都是一样的,搬家了就活不下去了。

  而弯弓射雕的蒙古人也不是每天只知道杀人和抢劫的战争机器,他们很快就获得了消息,跑过来对西夏那是一顿好打。鉴于这次带头的不是铁木真,也不是木华黎,而是一个蒙古部落的军队,因为当时的通信和信息沟通的缓慢,况且那时候蒙古地域辽阔,一般的区域性战争,谁靠的近就去打吧。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严肃的政治问题,也不会发表什么慷慨激昂的雄文,也不会说什么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之类的虚伪话,他们就是来打仗,打完之后,又是一次大规模的洗劫,带着丰厚的战利品扬长而去。

  

  这时的夏献宗意识到依靠目前的国力不能再单线作战了,也需要联盟,联盟,联盟,重要的事说三遍。

  很快,夏献宗的使者便跑到了新上位的金哀宗面前,痛骂蒙古人的种种劣迹,过去是被他们绑架做了不少对不起贵国的事,现在希望两国和好,互为盟友。使者当然都是能说会道的人,能言善辩,也还要察言观色,可以在现场决策对自己国家最有益的措辞。

  对于西夏的这种投机行为,换在之前的金宣宗时期,搞不好这位皇帝二杆子脾气一犯,又是一个“滚”字!现在是金哀宗坐在皇帝位上,他刚刚从宣宗陵墓哭诉回来,知道眼下的金国还剩下几斤几两,他可能也很庆幸是西夏主动来求和,要知道跨过这道坎不容易,之前彼此之间都是交恶的,说出的话都不好听。

  

  连年征战已经动摇了金国的统治根基,尽管这些征战并非他们主动挑起,除了“取偿于宋”是他们的国策之外,其他的战争都是蒙古强加的,现在金哀宗决定走上和平自由富强的发展之路,但他名字里有个哀字,注定不会快乐了,这是后话,当下是发展良好的。

  新即位的夏献宗和金哀宗哥儿俩,很快让两个邻邦国家变成了兄弟之国,你侬我侬,商业往来,边境安宁。

  然而,任何事情都有他特定的阶段性,现在的安宁合作局面来的实在太晚了,这两个帝国的丧钟都已经在风雨中缓缓敲响,所谓的时势造英雄,同样悲剧也是时势造就的。

  (未完待续)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读史随笔

  【札记前注:近来乱翻书,常常读史,读的是生命的经历,尽管有些已经成为符号,但经过文字的演绎又会展现出生命的力量来。

  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此刻也在历史的进程里面,和千年以前的人们所经历的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无非生生死死,无非内忧外患,无非一直在追寻理想中的桃花源而不得,无非暗自神伤鬓毛衰,唱一曲满江红,看一夜烟花绚烂,却不知烟花也易冷,孤独的击节拍栏杆,随后沉醉于温柔乡,一觉醒来亦是大天明,周而复始罢了。】

  公元1224年之后,整个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的是客观情况,例如有的国家元首因病去世,有的是禅位给儿子,有的是肱股之臣不幸去世。

  总之,世界在变,变得让人无法预料,谁也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用一句浪漫的句子来形容,那就是“许多君王带着未竟的心愿离去,面对风雨中飘摇的帝国大旗,后来人挺身而出扛起,奋力前进。”这话说的大气磅礴,但是事实上这些接手的后续的君主感受到的是战战兢兢和如履薄冰。

  前脚继位夏献宗火烧眉毛的焦急,而后脚刚上台的金国元首金哀宗日子也不好过,名号里叫这个哀字(当然这个哀字是他死后的谥号,并非生前所起),可见内心的悲凉无以复加。

  两位年轻君王感到焦虑的原因都来自于他们的前任君主,也就他们各自的老爸,在给他们留下了人人眼红的皇位的同时,也给他们留下了全天下最大的烂摊子!民不聊生,债台高筑!

  

  夏金两国国内局势都不稳定,新王执政之后,也是倍感压力,心力交瘁。虽然这一切的问题不是由他们来造成,当时的决策者是他们的老爸,但不管怎么样现在却必须由他们来承担这个结果,因为父债子偿是古训,寻常人家都要遵循,何况帝王家,更要做模范带头作用。夏献宗时不时的还能去后宫将他的太上皇老爹臭骂一顿(他是禅位而来,他老爸还在世几年,因此还有请教的机会,更多的是委屈和牢骚),而金哀宗完颜守绪,只能去他老爹的皇陵痛哭流涕,哭完之后,擦干泪,转身还是一副威严的帝王相,不可能哭哭啼啼的坐在皇位上!面对危局,金哀宗力图振作,即位后立即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对内,大胆起用完颜合达、犯人完颜陈和尚等将领,胥鼎等文武兼备的致仕官员;对外,改变宣宗的对夏、宋政策,与西夏与南宋停战、和解,专力抗击蒙古。

  如果放在历史的维度上去观察,实际上这二位仁兄可以抱怨时运不济,当下正是帝国风雨飘摇的时候,但同样要明白造成眼前这一切的,也许并不是他们的老爹,因为他们也只是历史命运的承担者,在适当的时间,正好由他们承担这一切。这样理性的思考,会让人冷静下来,夏、金两国的两位前任君主充其量只是一个掌控着帝国巨舰的舵手,而掀起这滔天巨浪的是战争的源头——是仍在虎视眈眈的蒙古人,或者直接说就是成吉思汗铁木真的精锐铁骑!

  

  ?夏献宗考虑到之前他爸爸在和蒙古人联合攻打金国的过程中不辞而别抛弃盟友的行为得罪了蒙古人。他认定在铁木真回来之后,西夏的日子里肯定不好过!无可奈何的他便派使者穿越大漠,跑到了漠北去联系当地的部落,想要共同对付蒙古人。这个思路没错,但可行性不够,漠北的部落也怕蒙古人,脑袋都是一样的,搬家了就活不下去了。

  而弯弓射雕的蒙古人也不是每天只知道杀人和抢劫的战争机器,他们很快就获得了消息,跑过来对西夏那是一顿好打。鉴于这次带头的不是铁木真,也不是木华黎,而是一个蒙古部落的军队,因为当时的通信和信息沟通的缓慢,况且那时候蒙古地域辽阔,一般的区域性战争,谁靠的近就去打吧。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严肃的政治问题,也不会发表什么慷慨激昂的雄文,也不会说什么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之类的虚伪话,他们就是来打仗,打完之后,又是一次大规模的洗劫,带着丰厚的战利品扬长而去。

  

  这时的夏献宗意识到依靠目前的国力不能再单线作战了,也需要联盟,联盟,联盟,重要的事说三遍。

  很快,夏献宗的使者便跑到了新上位的金哀宗面前,痛骂蒙古人的种种劣迹,过去是被他们绑架做了不少对不起贵国的事,现在希望两国和好,互为盟友。使者当然都是能说会道的人,能言善辩,也还要察言观色,可以在现场决策对自己国家最有益的措辞。

  对于西夏的这种投机行为,换在之前的金宣宗时期,搞不好这位皇帝二杆子脾气一犯,又是一个“滚”字!现在是金哀宗坐在皇帝位上,他刚刚从宣宗陵墓哭诉回来,知道眼下的金国还剩下几斤几两,他可能也很庆幸是西夏主动来求和,要知道跨过这道坎不容易,之前彼此之间都是交恶的,说出的话都不好听。

  

  连年征战已经动摇了金国的统治根基,尽管这些征战并非他们主动挑起,除了“取偿于宋”是他们的国策之外,其他的战争都是蒙古强加的,现在金哀宗决定走上和平自由富强的发展之路,但他名字里有个哀字,注定不会快乐了,这是后话,当下是发展良好的。

  新即位的夏献宗和金哀宗哥儿俩,很快让两个邻邦国家变成了兄弟之国,你侬我侬,商业往来,边境安宁。

  然而,任何事情都有他特定的阶段性,现在的安宁合作局面来的实在太晚了,这两个帝国的丧钟都已经在风雨中缓缓敲响,所谓的时势造英雄,同样悲剧也是时势造就的。

  (未完待续)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