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电子

首页 > 正文

【家庭伦理】母子悲歌(216)

www.btsolar.com2019-08-26

  前情回顾:雪兰晚上不敢起床走动了,可福安对她的成见并没减少。她在过年前两天下午到山上祈祷兼割草,回家太晚被猫咬。

  上一章? 被猫咬

  第二百一十六章? 年前的忙碌

  等雪兰摸索到灶台前,点燃了干草,借着红红的火焰,发现阵阵作痛的脚背已经被猫咬破了一道口,献血正沿着伤口蔓延。

  "死猫咪,你居然也来欺负我。我本来就够瘦了,还要把我咬伤……"雪兰一边嘀咕着一边点燃放在厨房里的煤油灯,之后提起这盏煤油灯蹒跚着回房间去。

  回到房间,雪兰就走向床头柜并把煤油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拖出床头柜的柜子,从里面摸出一小瓶云南白药,打开瓶子,往正在滴血的伤口撒药粉。

  这云南白药的止血效果真好,就在雪兰用药粉覆盖住伤口后,刚刚还溢血的伤口就被止住血了。

  此刻,雪兰的肚子也在闹革命,正在"咕咕"直叫向她发出抗议,拼命催他早点进食。这样,雪兰又提起煤油灯走向厨房。

  也许是饿了的缘故,明明雪兰刚才还觉得一阵一阵刺痛的脚,这会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在灶台前坐下来,刚才放进土灶里的干草已经燃尽了,她只能再抓起一小把点燃,再一次投放进土灶,紧接着放了一些干柴,让火明明燃烧起来。

  紧接着,雪兰又站起来来到米缸前量了半斤米套洗干净,放入已经滚滚冒着热气的锅里。

  因为雪兰从山上回来的时候,肩上挑着她自己多个所割的草后背还冒了一点汗,所以如今坐下来做饭就觉得后背冷嗖嗖的,幸亏灶台里的火苗也在供暖,要不体质弱的她肯定得感冒。

  煮熟饭以后,饿得慌的雪兰菜都懒得煮,盛了饭就开吃。穷苦惯了的她并不觉得没有菜送白米饭会有多难下咽。

  过了三分钟,一碗白米饭就被雪兰吃光了。这时候,刚才因为饥饿发软的手脚似乎又注入了新的活力,本来已经累及的她觉得自己又恢复了元气。

  觉得自己还没有吃饱,雪兰又起身来到灶台前,从饭锅里又盛了一碗饭,在慢腾腾地享用。

  当然,雪兰意外地被猫咬,她压根不想告诉福安夫妇。因为她非常清楚,就算告诉福安夫妇,他们也会置之不理的。

  若是来宝就在雪兰的身边,她一定要让来宝知道。在那么多个孩子当中,就数来宝最孝顺。雪兰又一次非常遗憾嘀咕道,要是来宝是男孩就好了。

  其实,这个时候虽然已经晚上八点半钟,可来宝也没有闲着。她正在整理小张刚刚从广州进回来的服装。

  因为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来宝服装店的生意异常火爆。每天都是这样,只要开了门,前来选购服装的顾客就络绎不绝。一连一个星期以来,来宝忙得午饭都没有时间吃。

  这不,还有四天就要过年了,来宝店里的服装就将抢购一空。小张他又想多赚点钱,于是,就不辞辛苦,转了好几趟车又到大广州进货。

  日夜赶车,小张终于在夜幕降临时又拖回了一大批畅销货回来。想着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夫妻俩商议,晚上不回去,就住在店里了。

  毕竟,住在店里可以把不同款式的衣服整理摆放好,明天开门就可以一心一意卖给顾客了。

  进货回来的小张经过了三天的舟车劳顿,此刻已是疲惫不堪,因为在车里吃不好睡不好,他胡子拉碴,脸色蜡黄。

  看到小张的这副模样,来宝非常心疼,她去快餐店打来两份饭菜,递一份给小张时便说:"我已经用热得快烧好了热水,吃饱饭后你洗洗就休息吧!"

  "进回来的衣服都还没有统计整理好呢!"小张小声地回应着。

  来宝边打开另一份盒饭,边冲小张笑笑说:"别担心,我一个人统计、整理就好了。"

  "大冷天,你一个人得忙到什么时候呀?"小张不为心疼地说。

  "你先睡上一觉,睡醒了如果我还没有弄好,你来接班,轮到我休息,好不?"来宝的话语里有着对小张满满的关切。

  这一刻的小张因为连日来休息不好,已是头昏脑涨。听了来宝的话,他也觉得自己不宜疲劳工资,睡上一觉再干活,说不定还能事半功倍呢!这么想着,他便扮了个鬼脸爽快地对来宝说:"好吧!老婆大人,我听你的……"

  来宝不再搭话,她微笑着低下头夹菜吃饭。本来平时她吃饭都是慢嚼细吞的,可想着还有四大包的衣服要统计整理,不由得囫囵吞枣起来。

  很快,来宝和小张都吃饱晚饭了。听从了来宝提议,小张开始洗澡,来宝把大包的服装解开,拿出进货单,开始统计品种并记录进货价格。

  "辛苦你了,老婆大人!"洗了澡的小张从卫生间走出来,看见正在聚精会神忙碌的来宝,他从后背拦住了来宝的细腰,并在她脸上蜻蜓点水地轻吻了一下。

  来宝虽然心里一阵感动,但想到摆在眼前的工作没有做完,便对小张说:"老公,快去睡觉吧,别捣乱,我正忙着呢。"

  "遵命,忙完这两天,我们再……"说到这,小张又对着来宝傻笑着。

  来宝没有抬头,仍旧在忙碌着。在她的心中,赚钱大于天。因为上次回娘家时,她就暗下决心,过了年后,一定要出资给母亲建房子。

  虽然她还没有想好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小张,但她觉得只要家里有钱,她就有办法说服小张。从现在的情况看,今年过年前的生意要比往年好上好几倍。

  来宝粗略算了一下,到目前为止,店里的毛利就翻了一番。只要把刚进回来的衣服卖完,今年至少可以多赚三万五块钱。到时候,只要略施小计,就可以让小张瞒着他母亲拿出二万块钱,改善自己母亲的生存环境。

  越想越觉得有盼头,来宝干活的手似乎都轻快了好多,以至于她完全陶醉在整理服装和统计中,完全不知道夜已深。门外那呼啸的北方和门面后面用木板隔开的小房间里轻微的呼噜声如同天籁之音,让她觉得悦耳动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显山露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7.2

  2019.08.18 17:20

  字数 2056

  前情回顾:雪兰晚上不敢起床走动了,可福安对她的成见并没减少。她在过年前两天下午到山上祈祷兼割草,回家太晚被猫咬。

  上一章? 被猫咬

  第二百一十六章? 年前的忙碌

  等雪兰摸索到灶台前,点燃了干草,借着红红的火焰,发现阵阵作痛的脚背已经被猫咬破了一道口,献血正沿着伤口蔓延。

  "死猫咪,你居然也来欺负我。我本来就够瘦了,还要把我咬伤……"雪兰一边嘀咕着一边点燃放在厨房里的煤油灯,之后提起这盏煤油灯蹒跚着回房间去。

  回到房间,雪兰就走向床头柜并把煤油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拖出床头柜的柜子,从里面摸出一小瓶云南白药,打开瓶子,往正在滴血的伤口撒药粉。

  这云南白药的止血效果真好,就在雪兰用药粉覆盖住伤口后,刚刚还溢血的伤口就被止住血了。

  此刻,雪兰的肚子也在闹革命,正在"咕咕"直叫向她发出抗议,拼命催他早点进食。这样,雪兰又提起煤油灯走向厨房。

  也许是饿了的缘故,明明雪兰刚才还觉得一阵一阵刺痛的脚,这会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在灶台前坐下来,刚才放进土灶里的干草已经燃尽了,她只能再抓起一小把点燃,再一次投放进土灶,紧接着放了一些干柴,让火明明燃烧起来。

  紧接着,雪兰又站起来来到米缸前量了半斤米套洗干净,放入已经滚滚冒着热气的锅里。

  因为雪兰从山上回来的时候,肩上挑着她自己多个所割的草后背还冒了一点汗,所以如今坐下来做饭就觉得后背冷嗖嗖的,幸亏灶台里的火苗也在供暖,要不体质弱的她肯定得感冒。

  煮熟饭以后,饿得慌的雪兰菜都懒得煮,盛了饭就开吃。穷苦惯了的她并不觉得没有菜送白米饭会有多难下咽。

  过了三分钟,一碗白米饭就被雪兰吃光了。这时候,刚才因为饥饿发软的手脚似乎又注入了新的活力,本来已经累及的她觉得自己又恢复了元气。

  觉得自己还没有吃饱,雪兰又起身来到灶台前,从饭锅里又盛了一碗饭,在慢腾腾地享用。

  当然,雪兰意外地被猫咬,她压根不想告诉福安夫妇。因为她非常清楚,就算告诉福安夫妇,他们也会置之不理的。

  若是来宝就在雪兰的身边,她一定要让来宝知道。在那么多个孩子当中,就数来宝最孝顺。雪兰又一次非常遗憾嘀咕道,要是来宝是男孩就好了。

  其实,这个时候虽然已经晚上八点半钟,可来宝也没有闲着。她正在整理小张刚刚从广州进回来的服装。

  因为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来宝服装店的生意异常火爆。每天都是这样,只要开了门,前来选购服装的顾客就络绎不绝。一连一个星期以来,来宝忙得午饭都没有时间吃。

  这不,还有四天就要过年了,来宝店里的服装就将抢购一空。小张他又想多赚点钱,于是,就不辞辛苦,转了好几趟车又到大广州进货。

  日夜赶车,小张终于在夜幕降临时又拖回了一大批畅销货回来。想着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夫妻俩商议,晚上不回去,就住在店里了。

  毕竟,住在店里可以把不同款式的衣服整理摆放好,明天开门就可以一心一意卖给顾客了。

  进货回来的小张经过了三天的舟车劳顿,此刻已是疲惫不堪,因为在车里吃不好睡不好,他胡子拉碴,脸色蜡黄。

  看到小张的这副模样,来宝非常心疼,她去快餐店打来两份饭菜,递一份给小张时便说:"我已经用热得快烧好了热水,吃饱饭后你洗洗就休息吧!"

  "进回来的衣服都还没有统计整理好呢!"小张小声地回应着。

  来宝边打开另一份盒饭,边冲小张笑笑说:"别担心,我一个人统计、整理就好了。"

  "大冷天,你一个人得忙到什么时候呀?"小张不为心疼地说。

  "你先睡上一觉,睡醒了如果我还没有弄好,你来接班,轮到我休息,好不?"来宝的话语里有着对小张满满的关切。

  这一刻的小张因为连日来休息不好,已是头昏脑涨。听了来宝的话,他也觉得自己不宜疲劳工资,睡上一觉再干活,说不定还能事半功倍呢!这么想着,他便扮了个鬼脸爽快地对来宝说:"好吧!老婆大人,我听你的……"

  来宝不再搭话,她微笑着低下头夹菜吃饭。本来平时她吃饭都是慢嚼细吞的,可想着还有四大包的衣服要统计整理,不由得囫囵吞枣起来。

  很快,来宝和小张都吃饱晚饭了。听从了来宝提议,小张开始洗澡,来宝把大包的服装解开,拿出进货单,开始统计品种并记录进货价格。

  "辛苦你了,老婆大人!"洗了澡的小张从卫生间走出来,看见正在聚精会神忙碌的来宝,他从后背拦住了来宝的细腰,并在她脸上蜻蜓点水地轻吻了一下。

  来宝虽然心里一阵感动,但想到摆在眼前的工作没有做完,便对小张说:"老公,快去睡觉吧,别捣乱,我正忙着呢。"

  "遵命,忙完这两天,我们再……"说到这,小张又对着来宝傻笑着。

  来宝没有抬头,仍旧在忙碌着。在她的心中,赚钱大于天。因为上次回娘家时,她就暗下决心,过了年后,一定要出资给母亲建房子。

  虽然她还没有想好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小张,但她觉得只要家里有钱,她就有办法说服小张。从现在的情况看,今年过年前的生意要比往年好上好几倍。

  来宝粗略算了一下,到目前为止,店里的毛利就翻了一番。只要把刚进回来的衣服卖完,今年至少可以多赚三万五块钱。到时候,只要略施小计,就可以让小张瞒着他母亲拿出二万块钱,改善自己母亲的生存环境。

  越想越觉得有盼头,来宝干活的手似乎都轻快了好多,以至于她完全陶醉在整理服装和统计中,完全不知道夜已深。门外那呼啸的北方和门面后面用木板隔开的小房间里轻微的呼噜声如同天籁之音,让她觉得悦耳动听。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情回顾:雪兰晚上不敢起床走动了,可福安对她的成见并没减少。她在过年前两天下午到山上祈祷兼割草,回家太晚被猫咬。

  上一章? 被猫咬

  第二百一十六章? 年前的忙碌

  等雪兰摸索到灶台前,点燃了干草,借着红红的火焰,发现阵阵作痛的脚背已经被猫咬破了一道口,献血正沿着伤口蔓延。

  "死猫咪,你居然也来欺负我。我本来就够瘦了,还要把我咬伤……"雪兰一边嘀咕着一边点燃放在厨房里的煤油灯,之后提起这盏煤油灯蹒跚着回房间去。

  回到房间,雪兰就走向床头柜并把煤油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拖出床头柜的柜子,从里面摸出一小瓶云南白药,打开瓶子,往正在滴血的伤口撒药粉。

  这云南白药的止血效果真好,就在雪兰用药粉覆盖住伤口后,刚刚还溢血的伤口就被止住血了。

  此刻,雪兰的肚子也在闹革命,正在"咕咕"直叫向她发出抗议,拼命催他早点进食。这样,雪兰又提起煤油灯走向厨房。

  也许是饿了的缘故,明明雪兰刚才还觉得一阵一阵刺痛的脚,这会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在灶台前坐下来,刚才放进土灶里的干草已经燃尽了,她只能再抓起一小把点燃,再一次投放进土灶,紧接着放了一些干柴,让火明明燃烧起来。

  紧接着,雪兰又站起来来到米缸前量了半斤米套洗干净,放入已经滚滚冒着热气的锅里。

  因为雪兰从山上回来的时候,肩上挑着她自己多个所割的草后背还冒了一点汗,所以如今坐下来做饭就觉得后背冷嗖嗖的,幸亏灶台里的火苗也在供暖,要不体质弱的她肯定得感冒。

  煮熟饭以后,饿得慌的雪兰菜都懒得煮,盛了饭就开吃。穷苦惯了的她并不觉得没有菜送白米饭会有多难下咽。

  过了三分钟,一碗白米饭就被雪兰吃光了。这时候,刚才因为饥饿发软的手脚似乎又注入了新的活力,本来已经累及的她觉得自己又恢复了元气。

  觉得自己还没有吃饱,雪兰又起身来到灶台前,从饭锅里又盛了一碗饭,在慢腾腾地享用。

  当然,雪兰意外地被猫咬,她压根不想告诉福安夫妇。因为她非常清楚,就算告诉福安夫妇,他们也会置之不理的。

  若是来宝就在雪兰的身边,她一定要让来宝知道。在那么多个孩子当中,就数来宝最孝顺。雪兰又一次非常遗憾嘀咕道,要是来宝是男孩就好了。

  其实,这个时候虽然已经晚上八点半钟,可来宝也没有闲着。她正在整理小张刚刚从广州进回来的服装。

  因为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来宝服装店的生意异常火爆。每天都是这样,只要开了门,前来选购服装的顾客就络绎不绝。一连一个星期以来,来宝忙得午饭都没有时间吃。

  这不,还有四天就要过年了,来宝店里的服装就将抢购一空。小张他又想多赚点钱,于是,就不辞辛苦,转了好几趟车又到大广州进货。

  日夜赶车,小张终于在夜幕降临时又拖回了一大批畅销货回来。想着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夫妻俩商议,晚上不回去,就住在店里了。

  毕竟,住在店里可以把不同款式的衣服整理摆放好,明天开门就可以一心一意卖给顾客了。

  进货回来的小张经过了三天的舟车劳顿,此刻已是疲惫不堪,因为在车里吃不好睡不好,他胡子拉碴,脸色蜡黄。

  看到小张的这副模样,来宝非常心疼,她去快餐店打来两份饭菜,递一份给小张时便说:"我已经用热得快烧好了热水,吃饱饭后你洗洗就休息吧!"

  "进回来的衣服都还没有统计整理好呢!"小张小声地回应着。

  来宝边打开另一份盒饭,边冲小张笑笑说:"别担心,我一个人统计、整理就好了。"

  "大冷天,你一个人得忙到什么时候呀?"小张不为心疼地说。

  "你先睡上一觉,睡醒了如果我还没有弄好,你来接班,轮到我休息,好不?"来宝的话语里有着对小张满满的关切。

  这一刻的小张因为连日来休息不好,已是头昏脑涨。听了来宝的话,他也觉得自己不宜疲劳工资,睡上一觉再干活,说不定还能事半功倍呢!这么想着,他便扮了个鬼脸爽快地对来宝说:"好吧!老婆大人,我听你的……"

  来宝不再搭话,她微笑着低下头夹菜吃饭。本来平时她吃饭都是慢嚼细吞的,可想着还有四大包的衣服要统计整理,不由得囫囵吞枣起来。

  很快,来宝和小张都吃饱晚饭了。听从了来宝提议,小张开始洗澡,来宝把大包的服装解开,拿出进货单,开始统计品种并记录进货价格。

  "辛苦你了,老婆大人!"洗了澡的小张从卫生间走出来,看见正在聚精会神忙碌的来宝,他从后背拦住了来宝的细腰,并在她脸上蜻蜓点水地轻吻了一下。

  来宝虽然心里一阵感动,但想到摆在眼前的工作没有做完,便对小张说:"老公,快去睡觉吧,别捣乱,我正忙着呢。"

  "遵命,忙完这两天,我们再……"说到这,小张又对着来宝傻笑着。

  来宝没有抬头,仍旧在忙碌着。在她的心中,赚钱大于天。因为上次回娘家时,她就暗下决心,过了年后,一定要出资给母亲建房子。

  虽然她还没有想好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小张,但她觉得只要家里有钱,她就有办法说服小张。从现在的情况看,今年过年前的生意要比往年好上好几倍。

  来宝粗略算了一下,到目前为止,店里的毛利就翻了一番。只要把刚进回来的衣服卖完,今年至少可以多赚三万五块钱。到时候,只要略施小计,就可以让小张瞒着他母亲拿出二万块钱,改善自己母亲的生存环境。

  越想越觉得有盼头,来宝干活的手似乎都轻快了好多,以至于她完全陶醉在整理服装和统计中,完全不知道夜已深。门外那呼啸的北方和门面后面用木板隔开的小房间里轻微的呼噜声如同天籁之音,让她觉得悦耳动听。

  

  图片发自简书App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